Pelagiahi

烘焙

昼出夜伏:

饿了。


 


 


1、


权志龙活到26岁,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明白什么是爱情了。他简直欢呼雀跃,一刻也没有犹豫地给他的女孩儿打起了越洋电话。


倒霉的女孩儿显然没料到居然会在凌晨时分接到自己前男友莫名其妙的问候,她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耐着性子询问原委,“What's the matter?”


“Baby I Love U!”


“G,I’ve been married, U should know……”


权志龙悄悄挂了电话,还好此刻休息室里只有他和崔胜铉两个人——对方似乎没有在意他这通诡异的电话,好整以暇地看着手里的一卷剧本。


不过最后他还是有些受不了正在以二倍速蔓延的沉默气氛,于心不忍地观察了一下权志龙颇有些委屈的红薄眼眶,出言安慰他那想起一出是一出的队长,“要不你换个电话再打打?那么多前任,总有一个是还没结婚的吧。”


权志龙有多爱崔胜铉的一无所知,就有多恨他的抽刀见血。


不过他不打算放弃,趁大部队还没有来,很有些不顾后果地大放厥词,“我不管,我要去美国见她。”


“都结婚了就放过人家吧,当时不是你要跟人家分手?”


“……又不是我提的。”权志龙虚弱反驳。


“不联系不见面电话都不打一个,人家姑娘能忍你3个月才提分手已经很伟大了。”


权志龙还想说点什么,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旋即绽开个狡黠笑容,冲崔胜铉挤挤眼睛,“哥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崔胜铉张张嘴,最终决定,还是继续看剧本好了。


 


 


2、


从权志龙在保姆车上给助理打的电话内容来看,他大概真的铁了心要去美国,连最讨厌的早班机都愿意坐。崔胜铉手里拿着记号笔,盯着剧本里自己的台词早已神游天外,“你不用等我,我会回来的。”


台词练习课的时候他还奇怪,跑去问编剧老师这里是不是少了个“不”字,老师咂了口茶,说的话也禅意十足,“最好的等待,从来都是留给那些找不到归路的傻瓜。”


所以,要回来的人根本不需要等。


——崔胜铉福至心灵,一下就懂了。


所以他没有像别人一样向权志龙表达诧异好奇担心的情绪,他甚至一句话都没有说。不过某个间隙,他确定自己接收到了来自这个很好地演绎了一个成年男性本不应该有得这么频繁的天真顽固冲动痴傻等等气质的大韩民国顶级IDOL的怨念光波。


这让他非常满意。


崔胜铉就是这样,闹腾的地方少不了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荣誉协会也早早吸纳他成为终身会员,不过两者间的自由转换大多不是源于他当下心情的好坏,而是……


Always,someone,he cares。


到宿舍的时候权志龙如梦初醒,踢了几个弟弟下车,然后揪住了崔胜铉的衣角,“哥,陪我去买个东西。”


崔胜铉从善如流地留了下来,不忘把头伸出车窗嘱咐大成,“别忘了去便利店帮我买羊羹。”


头转回来立刻嘴炮模式开启,“带墨镜了吗?”


权志龙不解,“干嘛?”


“一会帮你去买避孕套的时候,好歹能掩饰一下我的身份。”


前面司机大叔闻言笑得几乎打嗝,权志龙气得浑身发抖,“……我是认真的!”


崔胜铉立刻补上,“那我就实在想不通你千里迢迢翻山越海跑去找一个有夫之妇除了上床还能干嘛了,谈心?叙旧? Get real OK?”


权志龙脖子一梗,“……那你就不用管了。”


崔胜铉只是笑。


 


 


3、


挑礼物从来都是破坏民族团结的过程,权志龙看得上的崔胜铉嗤之以鼻,崔胜铉觉得好的权志龙不屑一顾,他振振有词,“我和她好了那么久,当然知道她喜欢什么。”


崔胜铉撩他,“那你还叫我帮忙挑?自己买不就行了。”


权志龙炸毛,“我只是让你陪我买礼物,又没让你发表意见!”


崔胜铉挑眉,“我要对我的审美对你对她都负责啊,那么丑的东西,我总不能只在心里默默给她点根蜡烛吧。”


冷战了半个小时,崔胜铉又舔着脸去问他,“该回了吧,我腿痛。”


权志龙迈开小短腿走得虎虎生风,三两步拉开两个人的距离,嘴里“哼”的一声。


崔胜铉无视导购小姐发直的眼神,心想凭我这大素颜大爆痘还有大墨镜,应该不至于被认出来,于是上前去揽住权志龙肩膀,“累了,走,去喝杯东西。”


隔没十分钟,网上已经铺天盖地一堆他和权志龙“同逛名品店”、“行走的fashion制造机”、“关系很好的顶级idol”、“繁忙工作外的悠闲行程”之类等等的直播报道。


权志龙扔了手机,语气颇有些遗憾,“早知道今天戴顶帽子了,头好油。”


崔胜铉也扔下手机,“总好过我一脸浮肿又纵欲过度。”


权志龙认真评论,“那可真是冤枉哥了,据我所知,你空窗没有两年也有760天了吧?”


崔胜铉笑,“没错,想想最近一次接吻还是和你呢,多可怜。”


权志龙差点捏碎手里的咖啡杯。


 


 


4、


权志龙礼貌拒绝柜台小姐的合影请求,提了手里的袋子,冲不远处的崔胜铉抛了个媚眼,“抗议也没用,我敢保证她肯定喜欢。”


崔胜铉抬起手腕看时间,语气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烦躁,“随便吧,走了。”


权志龙转转眼珠,嗯嗯啊啊的,最后还是说,“明天早班机啊……哥你明天是不是有CF拍摄?”


崔胜铉摇头,“不知道,好像说推迟了,秉英哥还没打电话。”


权志龙就坡下驴,“那反正没事,不如你陪我一起去吧。”


崔胜铉转身就走,“再见。”


权志龙嘻嘻一笑,小步跟上,“干嘛这么严肃,我开玩笑的呀。”


崔胜铉脚步一滞。


回了宿舍,崔胜铉立刻把自己关进了卧室,权志龙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哼歌,觉得这辈子再也没有比此刻更轻松愉悦的时刻,在他突然明白了爱情是什么以后。


很简单,小憩睁眼,第一个想起来的人自然就是他的爱情。


他很懂得变通的,如果想起来的第一个人不行,那就顺延到第二个吧。


收拾好行李,权志龙洗完澡都准备睡觉了,崔胜铉的房间也还是一片沉寂,担心他又看剧本看得睡着,权志龙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


“睡了?”


没人答他。


权志龙叹口气,开门进去给趴在桌上的崔胜铉披上毯子,在他裸露的脖颈印下轻轻一吻,随手翻了翻他放在旁边的剧本。


 


《烘焙》


“没有烤不好的面包,只有等不及的饥饿。”


 


 



评论

热度(75)

  1. Pelagiahi昼出夜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