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hi

告白

昼出夜伏:

TG圈的处女文。4年了。






 


0、


权志龙坐在书桌前,手指下意识地摩挲着桌上的歌词本,空调在左后方微弱地喘息着,好像下一秒就会死掉。
一首即将到达deadline的歌词,一个还有几天才会召开的企划会议,两个分析报告。
除此之外好像再没有什么值得一说的。
他的头发始终没能再次留长,总是在到达某个临界点的时候忍不住去剪掉,他冲自己的发型师抱怨,嘴唇微微嘟起来,像他一如既往的样子,毫不自知地散发着似孩童又似少年一般的天真气息,总觉得再长一点就不属于我了,他慨叹着。
发型师笑了笑,没搭话,抿抿嘴唇,似乎在斟酌什么。
知道秘密的人总是需要这样,提防自己一个不注意就说出让人胡思乱想的话。
所以他决定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继续默默同那些略长、颜色有点褪掉的头发战斗。
隔壁传来最近刚出道风头正劲的女团新人彼此的打闹声。
权志龙突然有点意兴阑珊,忍不住叹了口气。
一秒钟足够心思百转千回。
一个带着贝雷帽的身影快速闪进化妆间,擦身而过的时候捏了一下他的肩膀。
那个瞬间简直快让他落下泪来。


1、
权志龙和崔胜铉的第一次见面,准确地说是见到他,是在一个有点混乱的小场子,在场有他的有崔胜铉的甚至有他们共同的朋友,从头到尾的交集也只是一个漫不经心的招呼,在心里默默把站在眼前这个人与传闻中的“Rapper”重合起来——个头很高,缄默,眉目清秀,因为胖,整个人显得有点钝钝的——当然很久很久以后他才意识到,这个人的“钝”简直是天生的,根本无关体型。
而那个时候的权志龙已经小有名气,身边自觉不自觉聚集的人总是很多,态度也多少有些暧昧,但那个胖小子冷淡到像罩了个冷气机的眼神像所有狗血剧的开头一样,因为“不一样”,而让人多少有些在意。
这甚至延续后来,他们真正大红大紫,顺风顺水,所向披靡,他也总是觉得,崔胜铉对他不一样,不管是他对谁或是谁对他,都不一样。
他很笃信这点,虽然总是自我否定,斤斤计较。
他们的第二次见面,准确地说是权志龙去见崔胜铉,是他的一个朋友一时兴起想去看演出,就拖了刚刚练习完的权志龙去了CLUB,灯光不是特别昏暗,场子里的人也是稀稀落落,各忙各的,朋友去跟熟人打招呼的时候,崔胜铉刚刚上台。
个头很高,慢慢走到属于他的一角,看不太清楚表情,整个人一动也不动,像一尊走错了地方的石像。
但是甫一发声,权志龙便仿佛看到了一只高傲的,爆裂而出的灵魂。
他张大了嘴。
这个世界所谓的理想很多,所谓的梦想也很多,它们被自己的主人无限夸张放大,堂堂地顶在头上,四处招摇,花枝乱颤,然后在某个空气混浊的下午变得干瘪,仿佛从未存在。
眼前的崔胜铉让他突然明白,信念是怎样让一个人变得生机勃勃。
那种茫茫人海中找到同类的感觉,让权志龙忍不住微微发抖。
“权志龙。” 
演出结束后,他站在楼梯口,言简意赅地再次向额头微汗的崔胜铉介绍了自己。
少年的眼神有些意外,但是总归没有表现得太惊讶,崔胜铉点点头,“我知道。” 


 


2、
崔胜铉那个时候并不像后来那么性格明确,但绝对跟好学生沾不上边,穿着象征自己身份的HIP-HOP帽衫,宽宽大大的垮裤,戴着价格不菲的耳机从某个地方走过来,偶尔会抽一支烟,嘴唇微抿,会对着咖啡店的玻璃说,“啊,我真胖。” 
权志龙觉得这样就挺好,哪都好。
所以直到他半阴谋半冲动地把这个少年介绍给社长,少年又被从来不在意自己艺人长相的社长强制减肥的时候,他总觉得有些后悔,这个决定到底对不对。
因为少年变了,变得跟他眼里心里大脑里那个人完全不一样,虽然他曾经开过玩笑:“哥你瘦了肯定能站中间,收到的情书也会比现在多一倍。” 
但他内心深处仍然不希望他有任何改变,那个时候的崔胜铉在他心目中完美得近乎神,锋芒毕露,什么也不在乎,眼神坚定地像一头狮子。
但崔胜铉用了非常短的时间就完成了蜕变,他后来跟权志龙说,他之所以听了杨社长的话,是他觉得以后的生活也许会不一样。
他知道自己的人生轨迹,他和权志龙不一样,即使现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将来也还是会厌倦,会停止,会回到平淡的生活中,工作,谈恋爱,结婚,最后死掉。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冷静,声音低低地,像是深思熟虑过。
他最后总结,所以我必须谢谢自己,遇到了你。
权志龙愣了一下,仔细地咀嚼这句话的含义。“呀你真是……”他下意识地埋怨,“自恋过头了。” 
“嘿嘿。”崔胜铉不说话,得意地笑出了眼纹。
春风沉醉,时间刚好。
五年后,十年后,五十年后。
也想要看到你这样的笑容。 



3、
后来很多次,权志龙都能看到崔胜铉一个人在阳台,一动不动,指尖夹着一支烟,像他从前一样,若有所思又好像什么都没想,在权志龙或者别的什么人出现在自己身边时迅速回神,手到擒来地开一两个玩笑。
这种疏远让权志龙很不高兴,他总是害怕崔胜铉其实是在后悔当初的决定,这会让他觉得难堪。但他仍然不知道要如何去真正接近这个神秘而天真的天蝎座男人,顺理成章地问出“你后不后悔”这句话。
他在想,都过去那么久了。
但是,都过去那么久了。
权志龙是个足够骄傲也有足够骄傲资本的男人,他不允许自己有太多精力仅仅是放在同一个人身上,他的未来一片光明,他的人生多姿多彩,他得尽宠爱,无须束缚,大可潇潇洒洒。
但他做不到不去探究这个男人。
他喜欢看着他英俊的眉眼,喜欢听他肆意地唱歌,喜欢被他开玩笑一般地箍住肩头。
直到某个瞬间,他发现这种感情已经不仅仅是对自己的同事、朋友、兄弟。
胸口发闷,患得患失,无法抑制地想让自己在他面前出现。
他写了好多歌,歌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爱情。
但他不知道那就是爱情。

4、
没有什么秘密可以熬过夜晚,权志龙看着被自己一个吻惊得眉头紧皱的崔胜铉——这个名叫TOP的男人,似乎在判断眼前这个浑身酒气的家伙是不是真的是在耍酒疯。这很好,他想,这就好了。缩到沙发另一边,权志龙试图让自己看上去更迷蒙一些,崔胜铉的表情让他好像被扇了一巴掌,他后悔了。
但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崔胜铉的笑容。
他无法判断那是一个怎样的笑容,它太短了,短得让他觉得是自己产生了幻觉。是嘲讽或者自嘲,开心或者唾弃,他全然无法判断。
于是他赶紧闭上眼,嘴里自欺欺人地念叨着,“胜利啊,胜利啊……”
世界再没了声音。
直到身上突然出现的毯子的重量,不轻不重,好像也并不附带什么感情色彩。
他是个敏感的人,但酒精会让人感觉迟钝。
晦暗的灯光投射在他努力闭紧的眼睛上,映照出平淡的阴影。
接着,是一个短促的、带着温热呼吸的吻。温度转瞬即逝。 
他真想回到那一天,异国的海风,干净的白衬衫,权志龙和崔胜铉合影里嘴角齐齐上扬。
一切都是原本的模样,一天又一天,从来未改变。


 



评论

热度(35)

  1. Pelagiahi昼出夜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