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hi

21世纪少年

昼出夜伏:

 


1、


那年夏天热得不像话。


崔胜铉和李胜利躺在树荫下发呆,李胜利突然问他,“诶,胜铉哥我问你,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崔胜铉愣了一下,手使劲捏着可乐罐子,抬头极其老实地说,“有是有,但是不敢说。”


“你还有什么不敢说的……”李胜利嘟囔了一句,掏出手机飞快地发出条短信,嘴里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


崔胜铉逆着光,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后背上满是草地闷热的温度,让他意识到其实躲到这里也并不比重复重复再重复的枯燥练习好到哪去:不远处是公司大楼,日复一日都是那个样子,他有时喜欢,有时又真心厌恶。


“呀!你们两个家伙又偷懒!”


李胜利像被蜜蜂蛰了一样弹起来,抓着崔胜铉的衣服想拖他起来,“快快!志龙哥在叫了!”


崔胜铉极其不情愿地爬起来,每走一步心里的焦躁就加深几分。因为那里有权志龙。


近到跟前,权志龙叉着腰点着李胜利的额头,他听了一会,忍不住抬腿轻轻踢了一下那人的臀部。权志龙悚然转身,停了对李胜利的呵斥,拍拍自己屁股,“你干嘛,练习时间偷跑出来还有理了?”


就是这样的表情,崔胜铉在心里叹口气,认真鬼,真是讨厌死了。


三个人一起往回走。


崔胜铉和权志龙错开半个步子的距离,出神地盯着他T恤的下摆,薄薄的身板好像一个不小心就会折断般的脆弱。


但也不单纯给人脆弱的错觉。


——“我说,晚上去看演出吧。”崔胜铉凑近他悄悄说。


权志龙抿了抿嘴唇,自然明白崔胜铉说的演出是什么,但他没有说好也没说不好。


 


练习完毕已经快十点,崔胜铉匆匆洗好澡换了衣服,跑下楼的时候看到权志龙蹲在旁边发呆。


“乌龟先生你好慢。“


“走!”


崔胜铉走得很快,权志龙紧紧跟在后面,路过一个巷子,路口一对情侣旁若无人地接吻,权志龙忍不住吹了声口哨,然后扯着崔胜铉飞快跑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


崔胜铉真担心权志龙总有一天会笑死。


他们常去的场子旁边有个挨近山林的小公园,废弃了有一段时间看上去有点阴森,崔胜铉看着夜色里的公园,转头看了看一步之遥轻松地挥着手低声念RAP的小小身影,提议道,“反正都晚了,我们去里面玩一下吧?”


权志龙撇嘴,“有什么好去的……今天有志勋哥的演出,我要去看。”


崔胜铉伸手卡住权志龙的后颈,“我知道你胆子大,走不走?”


接着自顾自朝公园走过去,回头看到权志龙还在原地就朝他挥手,“过来啊。”


权志龙皱着眉头挪过去。


崔胜铉坏心地添油加醋,“我听他们说的,这公园不干净,都是些投不了胎的野鬼在游荡。”


权志龙挨近崔胜铉,“……这种骗小孩的就不要讲给我听了,说得好像真的一样,你见过?”


崔胜铉笑,“要是那么容易被人看到,鬼还怎么混哪。”他抬头看着前面那棵隐没在夜色里的槐树,葱郁的枝干,被夜色浸染得仿佛静静等待猎物的野兽。他走过去靠在树干上,“它们都很懒的,只有特别无聊的时候才会吓吓那些胆小的人类。”


权志龙安静了,慢慢走过去,手贴着冰冷的树皮。


崔胜铉问,“怎么突然不说话了。”权志龙叹口气,“我在想,它们可千万别爱上人类……人类这么坏。”


“噗,”崔胜铉喷笑,“鬼怎么可能爱上人啊,你有点常识。”


“我看过电影,好多都是鬼爱上人的故事,”权志龙反驳,“再说,常识常识,只有常识的世界还有什么意思。”


崔胜铉想想,也对,“只有常识的世界……什么都不是。”


权志龙听出他语气里的暧昧,但是想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崔胜铉转头过来,眼睛就像两颗最亮的星星,权志龙手心沁出了汗,两颊被晚风吹得微微发烫。


崔胜铉把视线又转回去,翘着唇角浅笑,他说,“你等我一下,我去买点东西。”


“我们一起去啊……你又去买烟?”


崔胜铉摇头,“是某人一天也离不了的抹茶味棒棒糖。”


权志龙一眼瞪过去,“已经不喜欢了。”崔胜铉只管走,“就在这儿等着我。”


权志龙想追过去,却被强烈的自尊心喊了停,这个混蛋知道他怕鬼还讲这种故事,现在居然还把他一个人扔下……


目送崔胜铉走远,看了看公园里被黑暗渲染出奇怪轮廓的植物们,终于受不了闭上了眼睛。


去而复返的崔胜铉,从后面一把抱住了权志龙。


“啊——!!”


崔胜铉笑得抱住了肚子,“哈哈哈哈……你不是不怕的吗。”


权志龙懒得理他,“糖呢?”崔胜铉耍无赖,“没带钱,你让我抢啊?”权志龙抓住崔胜铉手腕,“我不管,你自己说的。”


崔胜铉停下来,半晌说,“你想不想吃免费的抹茶棒棒糖?”


权志龙放开他,鄙夷地,“靠,算了,回家吧。”


崔胜铉靠近他,“你确定不吃?”


权志龙还没反应过来,崔胜铉就吻了他,公园里没路灯,又很突然,他只吻到他一点点的嘴角。


权志龙摸着自己嘴巴,“你——”


崔胜铉打断他,“是初吻吗?”


权志龙点头,表现得很镇定,他说,“显然。”然后挥拳揍了过去。


崔胜铉没躲,生生挨了这一下。他捂着腮帮子皱着眉,“干嘛当真啊我开玩笑的。”


最后看着权志龙泛红的眼眶又有点没底气,只好说,“对不起嘛。”


权志龙捏捏自己打痛的拳头,低声说,“回去吧,很晚了。”


 


 


2、


夏天结束前,总有几天热得反常。


这天没有练习日程,胜利跑回家,永裴和大成相约去逛街,宿舍只剩下权志龙和崔胜铉。


起先权志龙在自己房间窝着涂涂抹抹,听见客厅有动静,就拿着歌词本跑了出去。


“你干嘛?”崔胜铉偷拿冰激凌被逮个正着,便试图岔开话题,“……今天好热。”


“哥你明明在减肥,”权志龙脱了鞋爬上沙发,语气不免颐指气使,“空调开低一点,别吃冰激凌了。”


“……”崔胜铉自顾自,根本没在理他的。


权志龙就懒得再说什么,打开歌词本继续写,“离开你的我只有伤痛”“或许这样才是我们最好的结局”之类,为赋新词强说愁得厉害。


崔胜铉凑过去看,看了两行就笑起来,奶油都滴到本子上了。


“呀!崔胜铉!”


崔胜铉乖乖躲远。


他盯着权志龙习惯性咬指甲的嘴巴,白皙的肤色,接着是肉肉的脸颊,还有因为睡眠不足显得有点肿的眼睛……一句“其实你挺好看的”脱口而出。


权志龙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崔胜铉这是在安慰他。


之前着实被网友对自己外貌的评价伤了一回来着,隔了老久崔胜铉突然提起,反而让他有点不好意思,“……干嘛。”


“她们挑剔是因为关注,何况,夸你有才华的人明明更多。”


权志龙抿紧了嘴巴,也许只有这些时候,队里八次元的大哥才会看上去像他外貌那般早熟,他忍不住问,“崔胜铉xi……你总是这么冷静,为什么?”


崔胜铉吃完最后一口冰激凌,抽了张纸擦手,“因为大多数事都不值得我激动呗,你是太善良了,笑点也低,泪点也低,没必要这么配合这个世界。”


权志龙忍不住反驳他,“你还不是一样。”


崔胜铉理直气壮,“我那是演的。”


“啧,那你演技真好。”


“因为我即使撒谎也是真诚的,不过我只对你一个人诚实。”


权志龙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于是决定不再思考这个问题。


 


那天晚上他们终于去看了一场久违的地下演出,灯光暧昧空气混浊,赶时髦的女孩们都化着大浓妆,在台下尽情扭动着蛇一样的身躯,权志龙尖着嗓子叫台上RAPPER的名字,崔胜铉就站在他斜后方一点点的位置,他喜欢这个角度——能看到他白皙的后颈渗出细密的汗珠——他转头看看四周,确定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角落所发生的一切之后——


崔胜铉上前一步,稍稍低下头,让自己的唇贴上权志龙的后颈。


他立刻尝到对方淡淡的汗味,和一些他们共用的沐浴液的抹茶香。


他在他苍白的皮肤上留下一块暗红色血迹一般的痕迹。


权志龙没有反抗,但是在微微发抖。


而且直到散场也没有回头看他。


 


那个晚上他们走过一条又一条熟悉或者陌生的街道。准确地说,是崔胜铉单方面跟着权志龙。


权志龙像个永远都不会再停下来的机器,走啊走,走啊走。


崔胜铉觉得自己的耐心就要耗尽了。


暴雨在此时突然倾泻而下。


权志龙突然停住,转过身拽住崔胜铉的手,拉着他在雨里飞奔。


他们回到那个废弃的公园。


权志龙停下来撑着膝盖喘气,仰头看崔胜铉同他一样整个人被雨水弄得狼狈不堪,突然觉得一切都是如此美妙。


他们都笑了。


权志龙大叫一声,扑上去抱住崔胜铉,在对方回应之前,努力踮起脚尖亲吻他被雨水浸得冰凉的嘴唇。


 


从公司录音室拿到DEMO,崔胜铉在深夜的街灯下点燃一根烟,肆无忌惮地吞云吐雾起来,偶尔一两个路人行色匆匆,也没人注意到蹲在路灯旁边稍显落魄的身影。


微冷的风拂过来,他感到汗湿后背的一阵透凉,在如此良辰,狠狠地打了个激灵。


这之前权志龙给他发了条无关痛痒的短信,内容是说今天开始我们又是集体光棍组合了哈哈。


他没回,笑着想那可未必。


不知怎么想起前一天晚上做的梦。


时间大概是两三年前,他们还是练习生的时候,一个雨夜,故事有新发展。


他们最后闯进一片待拆迁的居民区,踢开锈锁的铁栅门,推开同样岌岌可危的木质房门。客厅小得只有地板可以让他们落座,陌生感让他们短暂地失去声音,呆愣地立在原地。


崔胜铉环视四周,发现房子有很特别的窗户,泛着浓郁欧洲风情的半圆框和彩色玻璃,仔细一看,是蔷薇的图案。


窗外雨水声变得更肆无忌惮,崔胜铉看着因雨水和寒冷变得仿佛更脆弱而不堪一击的权志龙,听见自己嗫嚅着说,“对不起,以后不会这样了。”


 


 


 


3、


等待录音的间隙,崔胜铉和权志龙躲在天台抽烟,权志龙嘴里哼着一段听起来耳熟的旋律,好几次崔胜铉都想问是什么,又迟迟不想打破这难得的惬意。


权志龙轻轻晃动着双腿,长条椅发出几不可闻的轻响。崔胜铉蹲在墙边,有点失神地看着指间香烟明明灭灭。


他觉得自己好像什么也没想,又被万种念头充斥脑海,一切都毫无逻辑,可又是混沌温情的。


歌声终于停下来,权志龙甩了个尖细的高音,随随便便的,听起来有点滑稽,然后突然挑眉看着崔胜铉笑,“你来看。”权志龙手抚上自己后颈,崔胜铉知道他想说什么。


“你可以啊,你看,现在都还没消掉。”


崔胜铉低头笑,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很有些惹人怜爱的味道,他问,“你不喜欢?”


权志龙轻松地站起身,走到前面一些,用力把烟头弹下楼。


然后走到崔胜铉身前,扶上他的肩,让吻落在他的头发上,很轻。


他们翘了那天的录音。


 


窗外又开始下雨,两只被调了静音的手机每隔几分钟就会亮起来,雨水单调的沙沙声让世界有一种被隔绝的宁静感。


年轻的身体纠缠在一起,伴随着汗水和剧烈的心跳,变得无法被分开一般蓬勃。两个人的手在黑暗中摸索着相互寻找,先一步被还有些凉的指尖触碰到下身的一瞬,崔胜铉无法自制地低呼出声,手抚过对方的肩膀,像被无形的神明指引着一般顺着腰线下滑,在已经起了反应的地方小心翼翼地绕着圈,感觉异样却意外地让他更加兴奋。接着感觉权志龙像是轻笑了一声,两只手攀上了自己的脖子。


崔胜铉比谁都清楚,他有多喜欢危险的东西。


被进人时权志龙下意识地想推开崔胜铉,他们所有的经验都只来自那些至今仍需被藏在床底的影像。他哑了声音,表情有些难以捉摸。他说疼……好痛。


崔胜铉有些喘不上气,额头起了细密的汗,青涩得甚至顾不上安慰全身僵硬的权志龙,一门心思地想要好好耕耘一番这崭新的爱情。


权志龙松开咬紧的牙关吐了口气,声音有些惶恐:“崔胜铉、……先停一停……”


崔胜铉没有理会他,日渐变得成熟的侧脸滑下汗滴,滴在了权志龙锁骨的边缘。他慢慢俯身,这样的动作牵引得身下的人不住轻吟。


他缓缓用唇触过他的唇。由浅人深,试着探进了舌尖。几乎同时就被这样的自己臊得面红耳赤。对方微凉的舌尖像小动物一般向自己回应。他摩挲着他汗湿的鬓角,接着便用嘴唇去触碰亲吻。


他什么也不想,偶尔听到细碎的呻吟,便在他苍白的皮肤上留下暗红的痕迹。


墙上的钟不急不缓地滴答滴答。


某一时刻的蝉鸣像无形的催情剂。 


 


不知道过了多久。


权志龙突然睁开眼,碰碰睡在旁边的崔胜铉,有些忐忑地问,“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对?”


崔胜铉闭着眼睛笑了起来,睫毛轻轻打着颤,他伸手去摸权志龙软软的肚子,又慢慢摸索到下面一些的位置,忍不住叹了口气,“怕什么,反正我们也没干几件对的事。”


 


 


 


4、


大成和永裴进到宿舍的时候,权志龙朝崔胜铉的方向狠狠扔过去一个杯子。


崔胜铉没躲,当然权志龙也没刻意追求准度,他只是要发泄愤怒而已。


剩下两个人驾轻就熟,踩过一地碎片,一人一个,将他们拖离现场。


永裴感慨,这两个谎话精到底是怎么好意思告诉大家他们连架也不吵的。


过了一会毫不知情的胜利也回来了,一切重归平静。


权志龙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想着隔壁的人大概会没事人一样早早上床睡觉,就恨得牙根发痒。他满腔愤怒夹着委屈,不知如何才能独自咀嚼脑中充盈的恶意,甚至快要从胸腔长出细长的钩锁,勾住对方不听话的锁骨,听着凄清空气的悲鸣,一路拖曳着,留下一道血红色的印子。


——分歧变得更加针锋相对,都以为是在为对方好,却太轻易对对方的真诚熟视无睹。


而他们甚至不是可以轻松说分手的关系。


如果从来没有开始过。


如果即使分开也必须在一起。


 


子夜时分,崔胜铉给权志龙发了短信,“来客厅。”


强撑了15分钟,还是蹑手蹑脚出了房间。客厅没有开灯,就着月光,隐约看到沙发前淡淡的影子。然而还没走近,肩膀就被对方牢牢禁锢住,他想同那双可以蛊惑全世界的眼睛对视,却只能感觉到喷在脖间的暧昧气息。


崔胜铉的鼻尖从他的耳垂扫过,一路向下梭巡,路过喉结,然后是最敏感的锁骨……权志龙有点想笑,我们都太忙了,他想,忙到连好好冷战一场的时间都没有。


很快,肌肤触碰而产生的颤栗感就让他几乎分不了心去听他到底说了什么。


——也许他听到了,只是无法赞同。


“对不起。”


不要对不起。没什么对不起。为什么对不起。


他困惑地看着他的眼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安慰他爱着的男孩儿——他的男孩儿看上去总是理所当然的样子,此时表情却有了一些忐忑。


“我知道我该否认的,但社长问起的时候,我怎么也想不到隐瞒的理由。”


“所以你就挨了他一巴掌?”


“明天就该轮到你了,”崔胜铉撇嘴,“社长那么看重你,所以你……大概会是两巴掌……”


权志龙摸摸他还没消肿的脸颊,叹了口气,“……这样也好。”


这样也好。


数年前那个夏天,他做了令自己后悔无数次的选择。


现在,是必须为那个选择付出尽可能的代价的时候。


 


那时候。


草坡上崔胜铉斜倚着摊开诗集,书页像风车叶轮一样被风吹得转圜。


权志龙站在远处,抬头看着淡色的天上延伫着些许灰色的薄云。


那时候。


只是想到对方的名字,心就变得格外绵软温和,甚至无法继续翻动哪怕一页书纸,只怕叨扰他在自己脑中的片刻宁静。


 


Under the harvest moon


秋分的满月之下


When the soft silver
Drips shimmering
Over the garden nights


银光闪闪,浸透出温柔的夜之花园


Death, the gray mocker
Comes and whispers to you


死神,这位灰白头发的嘲弄者


走近与你低语


As a beautiful friend
Who remembers. 


似美丽故友,难以忘怀



Under the summer roses


夏日的玫瑰花


When the flagrant crimson
Lurks in the dusk
Of the wild red leaves
簇成猩红的姿态
蠢然欲动于一片薄暮中


露出野性的花瓣


Love, with little hands, 
Comes and touches you
With a thousand memories


爱,赋有一双芊芊玉手


悄然而至,安抚于你


触发无边记忆


And asks you
Beautiful, unanswerable questions
问着你
美丽,却又无法回答的问题


 


 


阳光中的丛草带着仿佛绒毛一般的轮廓,薰风中草尖微微发颤。崔胜铉沉重着鼻息,缓然闭上眼睛。阳光给隔在皮肤轻薄的眼睑下的瞳孔,染上模糊而浓重的金黄色光感。


自眼瞳虚拟的视界最上方急速蔓蜒而下。


他极力控制住想要睁开的双眼,泪水却终于盈满了眼球界面,撑破张力,自眼角扑簌流滴。


少年将永生。


 


 


 



评论

热度(52)

  1. Pelagiahi昼出夜伏 转载了此文字
  2. 宫颜昼出夜伏 转载了此文字
  3. 波妞昼出夜伏 转载了此文字
    刚好 喜欢的蛋糕店放了一首温柔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