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hi

The Rise and Fall

茶味:

3 未来


这几天深陷体育圈的cp无法自拔,有些迟了。看着小热狗和小队的照片很动容,如果他们也有自己的小朋友该有多幸福。献上终章。


 


 


A/N:  最后一章啦,这是我献给崔胜铉的情书。


Big Bang准备着他们的回归,把他们最值得铭刻的一次巡回舞台提上日程。这次巡回持续了数月,当最终落下帷幕,崔胜铉决定是时候入伍了。现阶段他还不想接拍下一部电影,而没有志龙的音乐创作也显的索然无味,既然要让他的服役尽量不碍事,不如现在就去。而且,除了他的妈妈,似乎不会有人会因他的离开而思念。


他和杨贤硕谈了这件事,公司随后为他在首尔安排了一场演唱会作为他的告别舞台。


每个人都陆续过来和他拥抱,拍他的背。除了权志龙。整晚他都远远地保持着距离。准确意义上说,志龙并不是冷漠,他只是......很专业。没有人注意到,但崔胜铉注意到了。他努力表现的不那么失落。他只是回忆着他们经历地一切,至少和它们好好的告别。


他们以“Fantastic Baby”结尾,约定俗成的代表曲,随着歌曲结束,崔胜铉站在舞台中央深深鞠下一躬。台下是一片皇冠灯海,无数的粉丝哭着喊他的名字,这给他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他人生的这一部分将不复存在。


他闭上双眼,伸展双臂,深深地沉浸其中。


然后,他转身离开。


 


崔胜铉的入伍的阵势很大。很多粉丝来给他送行,尽管所有成员都陪在他身边,志龙看起来还是有些漠然。


崔胜铉依次拥抱了每一个人。他告诫胜利别再闯祸,告诉永裴和大声好好看着老幺,当他走近权志龙,他比镜头前的任何一次都要紧密地抱住他。权志龙看起来很吃惊。他小心翼翼地回应了崔胜铉的拥抱。


崔胜铉没有松手。所有他能想到的就是在未来的数百个日夜他都不能再见到志龙,所以他要让这一刻变得值得。他不知道他接下来的举动是为什么,可能是志龙在他身边其他一切都不再重要了,他将嘴唇贴近志龙的耳朵告诉他,"那首歌是我为你写的。"


接着他就拉开了彼此的距离。权志龙嘴巴吃惊地张着,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他试图拉住崔胜铉,但崔胜铉给了永裴一个眼神要他帮忙。永裴敏捷地拽回了权志龙,崔胜铉接着拥抱了队伍里最后两个人,他的妈妈和姐姐。


当他所有的告别结束,他奔向了他的责任。那一晚,他躺在行军床上,开始数剩下的日子。


一天。


需要度过的还有太多。


 


 


头三个月的训练是他人生最艰苦的经历之一。这让他想起了当初进公司的时候,那些忍饥挨饿,拼命减重的日子。


这次他可以不用限制他的胃口,这很好,但那些训练比他以往经历的都要辛苦的多。他很庆幸他为了最后一部电影花了很长时间锻炼肌肉,否则这一切要痛苦的多。


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他不再拥有工作的动力,不再有灵感鞭策他前进,在远方没有了他和志龙的未来。崔胜铉尽可能的去服从,听从指令,让这一切变得容易些。


 


 


当所有的训练结束,他被分配到军队,开始他的服役期的工作。杨贤硕尽量给他挑了一些简单又容易的,但崔胜铉不想。他不想利用自己的关系换来不公平的优势。所以他选择和其他人一样。


有时他还是会看看未来,只是确保未来依旧完好无损,志龙的梦想仍在那,等着志龙去实现,昭告世界。


每一次这出现在崔胜铉的脑海里,他都感到深深地安慰甚至于哭泣,那个画面让现在的一切都变得值得。


 


 


当崔胜铉最终退伍,虽然高兴它的结束,但心情却没那么轻松。可能是因为志龙依旧在服役。他比崔胜铉要晚一年所以他还需要数月的时间。


公司努力让他重返工作,出一张回归专辑或是拍一部电影,但是一开始,崔胜铉都拒绝了。他只是待在他的房子里,喝着红酒,等待着。


最终杨贤硕失去了耐心。他提醒崔胜铉他依旧合约在身,必须做些什么。崔胜铉最终同意接拍另一部电影,他对音乐已经失去了兴趣,志龙不在,一切都改变了。


 


 


权志龙退伍的第一天崔胜铉并没有见到他。接下来的几天也是。比较安慰的是,志龙是和他的父母和姐姐在一起。


但是第四天,志龙出现在他门前。


崔胜铉努力掩藏他的惊讶,特别是久别重逢后他的反应。志龙的头发剪的很短,贴近他的头皮,是每一个军队的规定,但这仍然是崔胜铉看过最美的画面。


"Hey,志龙。好久不见。"崔胜铉关上门,招呼他进来。当他们走进客厅,权志龙没有要坐下的意思。他只是转身面向崔胜铉,脉搏不安地跳动。


"我能知道发生什么了吗?"崔胜铉有点不知所措。"喝点什么?"权志龙摇摇头,所以崔胜铉决定不再问而是等权志龙开口。


最终权志龙沮丧地叹了口气。


"我甚至都不知道我来这要干什么。我调动我的前半生去想,但是看起来,我还是不明白。"


"什么?"


"那首歌是你为写的?"


崔胜铉甚至都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决计没有想到权志龙会说起这个,但是现在它就那样被撕开,仿佛过去的几年都没有发生。


时间如同被静止,凝固了他们的对话,现在崔胜铉终于回过神。他耸肩,"没什么大不了的。"


权志龙难以置信地嗤笑。"没什么大不了?它意味着一切。那首歌是关于我的。"权志龙期待的望着他,但崔胜铉不知道他在等什么所以没有回应。权志龙舔舔下唇,又试了一次。"你爱过我?"


崔胜铉皱起眉。"天,志龙,我当然爱你。我当时就告诉过你,从都不是问题所在。"


"但是如果你爱我,为什么你要和我分手?我们本可以找到解决的方法。一起克服。"


崔胜铉开始感觉到恐惧与窒息,像是志龙把他逼进了盒子里。他还没有准备好这样面对他。"不,我们不能。没有其他的选择。"


这让权志龙变得更加激动。"那你凭什么说你爱过我。你甚至都不想去尝试。当你爱一个人,你绝不会轻言放弃。你会想方设法去排除万难。"


"有时候只有爱是不够的。"


"这是什么鬼意思?它当然够。如果我们一起,它就足够。"


崔胜铉开始变得痛苦,过去的那些荆棘让这早已不再是一场交谈。"我不明白这些有什么重要。你早就已经放下我了。"


权志龙的眼睛睁大。"这就是你认为的?我放下了你?"


崔胜铉耸肩。"看起来是这样。"


权志龙发出一声干笑。"我从来没有放下过你。我也不会放下你。我只是......认命了。对于你再也不想和我在一起这一点。"


崔胜铉闭上眼。他快疯了,听着志龙的话,知道他仍然爱着他。但他又清楚地知道他应该再一次将他推开。"这些事都太久了。我们甚至已经三年没有见面。为什么你老揪着不放?"


"我用的我的半生来追逐你,胜铉。你真的认为几年的时间能让我停下吗?"


崔胜铉的心激烈地跳着。这不公平。他不能这么做。他不能在听到这一切的同时知道自己无能无力。"那什么才够?让你停下来?"


权志龙看起来像是被崔胜铉难住了。但很快他恢复过来;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得出了答案。当他再次睁开眼睛,他说,"告诉我你不爱我。"


"志龙–"


"告诉我,我就不会再来打扰你。我只是.....需要一个结束。"权志龙开始缓缓地,小心的走向崔胜铉。"如果你不说,我会永远疑惑,永远心存希望。"


权志龙就站在他的跟前,混合着希望和更多的恐惧,拼命地祈祷崔胜铉不要说出来,像一直以来那样期待着。


崔胜铉张开嘴想给出他的答案,去说他需要说的,给这一个善终。但接着他看到志龙脸上闪烁的光,带着一点微弱的退缩,支撑着他自己。崔胜铉真的做不到。他别过头。"我不能对你说。"


权志龙张大嘴巴。"你还爱着我?"


Fuck.为什么事情总是不能照他想的一样。"嗯,"他承认,"但不重要。"


"你怎么能那么说?这当然很重要!"


"不。所以我们分手的原因仍然摆在那,什么都没变。"


崔胜铉试图退后一步,离权志龙远一点,但权志龙抓住他的袖口不让他动作。"我们可以解决。可以的。"


崔胜铉摇头。"没有那么简单。"


"它就是那么简单,只要我们想。"崔胜铉越摇头,越后退,权志龙攥的更紧。


"拜托,胜铉。拜托。我会照你说的做。如果你不想别人发现,可以。"


"然后回到过去那样?我们几乎见不到对方,即使见面也要表现得形同陌路。我比你更不喜欢那样。"


"我们可以公开。那可能不是最明智的做法,但是被人们发现并不是世界末日。"


崔胜铉想打断。志龙怎么能这么天真?"是,不是末日。但会是你事业的终结。"


权志龙被激怒。"你不认为你有点太戏剧了吗?"


戏剧?权志龙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不再有专辑。不再有演唱会。不再有粉丝。这就是我们公开以后会发生的。"


"你怎么知道。这只,就像一个,最坏的设想。我想不会那么糟。"


"就会那么糟糕。我看过。"权志龙仍然没有松手。他攥的更紧,崔胜铉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告诉他真相。权志龙已经知道他还爱他所以他再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志龙,我之前没有告诉过你.....除了我妈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但.....我能预见未来。"


不出所料的反应。权志龙目瞪口呆的盯着他,像是没听明白崔胜铉所说的。"什么?"


"我知道这难以置信,但我确实能。我能看到我们的未来。知道我们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人们会察觉,就像我所说的。你不会再表演。你也不会再推出专辑因为商店拒绝出售它们。"


"这是什么玩笑吗?"


崔胜铉伸出一只手擦过头发。"不是玩笑。这就我决绝的原因。让这一切不会发生在你身上。"


"一点都不好玩,崔胜铉。如果你不想和我在一起,你应该直说,而不是把我当傻瓜一样耍。"


权志龙松开他朝门口走去。崔胜铉应该放他走,但最终决定去解释,他需要完成。他需要志龙明白。


权志龙看起来更生气了。他努力越过他,但被崔胜铉拦住。"你能滚开吗?"权志龙抓狂。他又试了一次,但崔胜铉牢牢地圈着他。"放开我。"


崔胜铉必须展示给他看。他必须让权志龙看到。他收紧臂膀直到未来的画面再次涌入,直到他脑海里只剩下志龙主宰舞台的样子,然后他把所看到的都推给了志龙。


当权志龙的眼睛睁大,嘴巴慢慢张开,崔胜铉知道起作用了。"发生了什么?"他听起来很害怕,崔胜铉放松了钳制,转而轻拥住他。


"那是你的未来。"崔胜铉轻声说。权志龙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看向他。他止不住颤抖,想要搞清楚他刚刚看到的。"那是你的梦想。这就是为什么我做了那些。那样你就可以实现它。"


"什么......?"权志龙开始慢慢的回神,他的思维慢慢地跟上崔胜铉刚刚展示给他的真相。


"我告诉你了。我能预见未来。在我们分手的那晚,我知道会发生什么。我看到了我们在一起以后的画面,也看到了我们分开以后的景象。我选择了分开。"


"但......"权志龙斟酌着要说些什么。崔胜铉希望他能问问他的能力,它是怎样实现的,而他又是怎样得到的它,但权志龙通通略过了它们。"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你让我以为你不想要我。我对你来说什么都不是。"


"我很抱歉。"崔胜铉无助地说,"我不能。"


"为什么?"权志龙生气地质问。"你早就应该告诉我。我也早就应该讲清楚。你没有权利为我做决定。"


崔胜铉明白了他想强调什么,但不意味着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会改变决定。"我很害怕。你会选择我,而有一天会因此而恨我。这是你整个人生为之奋斗的一切,志龙。那是你的梦想。我一直在你身边,陪你印证着每一步,看着你为此努力,知道这对你来说意义有多重。我怎么能从你身边夺走它?我怎么可能让你放弃?"


权志龙挫败地甩开手。"那不是你的选择。那是我的。你应该让我自己决定。"


崔胜铉只是静静地站在那接受权志龙的指责。他会接受志龙的任何不满。当权志龙停下怒火,胸膛因为生气上下起伏,他甩出最后一击,"另外,你怎么知道我就会选择你。"


伤口被狠狠撕开。"对。那是我更害怕的地方。"


权志龙的脸色变得柔和,他能看出他刚刚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如果你都不给我机会,我又怎么能选择?"


崔胜铉叹息,权志龙还是没有明白。


"你表现的好像这对我来说好像很简单,但是并不是。天,志龙,你一点也不懂。根本不明白。我一直为此煎熬着。经年累月。你对我来说意味着一切。我爱你胜过世界上任何东西。你能想象这是什么感觉吗?知道我是你和你的梦想之间唯一的阻碍?而唯一不去毁了你的办法就是放弃你?"


权志龙的呼吸变得急促,而崔胜铉努力的吸气不让眼泪滚落。他积蓄了太多的痛苦。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默默地忍受,但他不知道再怎样保持沉默。"这是一种酷刑,志龙。不能和你在一起。看着你的人生中不再有我。我恨死了。我痛恨它。但我不得不那么做。那是唯一的出路。我竭尽全力想要对你好。成为你值得的那个男人。去弥补年少时候因为恐惧将你推开的错。我想把一切给你。但那是我唯一能做的。"


权志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完全的沉默了。


崔胜铉最终松开了他的桎梏。他说了他的心声,坦白了一直隐藏的秘密。现在,他已经没什么好做的。


崔胜铉把手垂到身侧,志龙距他只有一步之遥。权志龙小小地退后了一点,他盯了崔胜铉一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他凝视着房顶,像是在找寻答案。


崔胜铉心里打着鼓,他完全不知道此刻他心里盘旋着什么,不知道他要回答什么问题。当权志龙最终再次看向他,崔胜贤整个人都僵直了。


"我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可能也会做同样的事。但我仍然认为我应该是做出选择的那一个。"


崔胜铉抿着嘴唇点点头。他现在已经精疲力竭。身体没有了任何斗志。"嗯。"


"你保证?"权志龙问。"无论我选择什么你都会支持。"


Fuck it.崔胜铉的选择总是伴随着硝烟战火,也许是时候让别人做出决定。"嗯。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照做。"


接着,权志龙给了崔胜铉一个深谋远虑的表情。"所以,我会得到什么?"


"啊?"


"你给我展示了我选择事业以后的样子。但如果我选择另外一边呢?你告诉了我所有的坎坷,但肯定会有一些好的方面。所以是什么?我会得到什么?"


崔胜铉恹恹的摇头。"什么都没有。你不会得到任何东西。只有我。"


权志龙不为所动地凝视着他。过了很久,凝视到崔胜铉开始感到焦虑。然后权志龙说道,"作为一个选择它的筹码并不多。"


崔胜铉的心沉了下来。因为这也是他所想的。志龙不会为了任何东西放弃那条路。志龙也不应该为了任何东西放弃那条路。那是他所追求的一切。崔胜铉为自己那一刻升起的希望感到愚蠢又自私。


但接着志龙的手抚上他的脸,一个柔软的吻落到他的下巴。"我选你。"


崔胜铉再也支撑不住。


他努力地想要坚持,费劲全力,但他的下唇颤抖着,爆发出一身呜咽。他整个人摔到了膝盖上,志龙陪他倒下,他把脸埋在志龙怀里放声大哭。他全身的力气都凝结在这哭泣之中,权志龙只是紧紧搂着他,让他慢慢平静下来。


他感觉他整个人生压抑的伤痛顷刻间爆发。所有的怨愤和失意,还有脑海里一直萦绕的低语,你还不够好,你根本不值得。


当他稍稍找回了一点理智,他开始摇头。"不行。我不能让你那么做。那是你的梦想。"


但权志龙让他安静下来。"我已经享受了我的梦想。我已经做了比我想象的要多的多。已经足够了。"


崔胜铉仍然摇着头,他不认为权志龙真的明白。"你没看到吗?你正在震撼着世界。一个传奇。一个标志。人们会永远记住你。"


"我不需要那些。"


不是那么简单。不会那么简单。"其他人怎么办?Big Bang呢?我们不会是唯一受牵连的人。"


权志龙只是耸肩,面色平静。"我们一直都知道我们的组合不会持续永远。如果他们像一直以来那样爱我们,他们会谅解。"


崔胜铉紧紧拥着他,确保他是真实的,确保这不是喝醉之后的幻像。权志龙的手指从胜铉头发抚向他的眼睛,问,"你不介意吗?放弃所有的一切。这也是你的梦想啊。"


"我早就有了新的梦想。"


权志龙勾起了嘴角,手指穿过胜铉的发丝。"我可以提个请求吗?"


"任何事都可以。"


"我想做最后一张专辑。在结束之前。"


"当然可以。"这很好。多长时间崔胜铉都可以等。他不介意志龙的任何期限。


"但是我想我们两个一起完成。"


崔胜铉朝他眨眨眼。他没有想过,但不得不说,这是个好主意。


 


 


之后,当他们都筋疲力尽,一起沐浴着晚霞的余晖,权志龙才想起来问,"为什么你能看见未来?怎么做到的?"


崔胜铉轻笑。"我真的不知道。"


 


 


杨贤硕对于他们打算出二辑的消息欣喜若狂。大声和胜利还在服役,然而其他人的影响力还在,没有人像Big Bang的成员一样这么一呼百应。


所以他们开始埋首录音室。起初权志龙很紧张,担心他已经丧失了他的技巧,失去了写歌的天分,但一旦他开始投入,一切都重回轨道。在那个小小的房间里崔胜铉重新拾起了对音乐的热情。他们很开心,像上次一样,尝试新的元素,写他们想写的。


永裴在为他的solo专辑忙碌,但还是不时来逛逛,看他们又想起了什么新玩意。他嘲笑他们的滑稽动作。"为什么你们要自己动手做专辑?我总是觉得被抛弃了。"


崔胜铉抛给他一个下流的笑。"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加入我们。"他拍拍他的大腿。"Oppa不介意。"


权志龙狂笑,永裴冲他们不停摇头。"谢谢你们提醒我记起为什么要一个人宣传。"


 


 


他们做爱。日日夜夜的纠缠。几乎是工作与做爱交替着。而且大部分时候,是工作导致他们开始情不自禁。他们不止一次把录音室弄的乱七八糟。但权志龙永远不知道满足。他一直就是一个随性而活的人,崔胜铉甘愿屈服于他的欲望。


一天,崔胜铉在填他的最后一首rap,他还差几小节。但志龙站在他的椅子后用胳膊搂着他,舔弄他的侧颈,隔着裤子的布料摩挲。


崔胜铉顺着椅子动了动,伸展了一下双腿,"照这个速度我们永远也完成不了专辑。除非你放弃这么做,不然我不能专心。"


"但是我想要你嘛。"权志龙低声抱怨。"我也不能专心除非我先要你。"


崔胜铉像他向来那样屈服了,抱着权志龙在沙发上滚做一团。当他们做完,崔胜铉调整着姿势用胸贴着志龙的背。志龙在他怀里满足地哼哼。


过了很久,他们之间的气氛逐渐变得严肃。"秀赫告诉我了。"权志龙说。"你是怎样警告他的。"


他和秀赫现在很好,摒尽前嫌,但这仍旧是他心里的一块痛处。


权志龙继续,"这让我很高兴。你嫉妒了。你不想让我和其他任何人在一起。"


崔胜铉一言不发。想到志龙和别人在一起仍然让他快要发疯。这不是他想考虑的事。


"你真的没有和John睡过?"


"我告诉过你我不会。自你以后我没有碰过任何人。"


权志龙点头。这是他们之间比较尖锐的一点,权志龙不能说相同的话。崔胜铉没有为此责备过他。毕竟,他们信奉着两种完全不同的理念。但是这仍触动着崔胜铉的神经。


权志龙没有道歉,因为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道歉,但是他还是尽可能让他好过些。"如果我知道......."


崔胜铉打断了他。"拜托,我不想再谈。......以后只有我,好吗?"


权志龙看起来有些伤感,可能是因为他能够看出对崔胜铉的伤害,而自己却无能无力。"嗯。我只想要你。"


当他们最终准备和世界分享这张专辑,他们全力以赴。打歌舞台,CF,TV,电台。专属他们的历程。


他们第一次公开亮相,处于习惯,权志龙始终和崔胜铉保持着距离,一些东西深入骨髓,告诫着他必须离他远一点。但崔胜铉讯速地终结了这些,建立了他们互动的新方式。他揽过志龙的肩膀,轻轻的捏着他的脸颊。


权志龙看起来吃惊极了,但他很快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飞快地反击回去。就像那样,他们一直以来战战兢兢建立的距离消失了。


崔胜铉想通了,人们迟早会发现。这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他们何不自由一点。另外,志龙是个占有欲很强的小家伙,宣示主权让他开心,即使没有人知道那些微小的触碰意味着什么。


他们没有炫耀。没有在公开场合亲吻或牵手。他们只是......表现的正常,不管有没有摄像机。


 


 


"我认为我是一个需要孤独的人。"权志龙读道,这来自一篇他们分手时候崔胜铉的采访。"听起来很压抑,胜铉。"


"可能是因为我就是很压抑。"崔胜铉冷淡的回答。"我被迫放弃了我的人生挚爱,成为了一个孤苦,扭曲的存在。真是不好意思我因此抒发了一点诗意。"


权志龙笑着看着他,好像他说了什么可爱的事。"我更喜欢你为狮子王做的rap."


尽管如此,这是事实。崔胜铉一直如此隐忍。他的身体里藏着巨大的悲怆,他需要很小心地不让它表现出来。但这张专辑是他们的谢幕作,崔胜铉没有必要再去隐藏。


 


 


他的妈妈在看了他们的一场采访后给他打了电话。"你的笑容变多了。你看起来很开心。"


"我很满足。"崔胜铉说。"我再也不会去预言了。我只想活在当下。"


 


 


他们答应录制一周偶像,即使这个节目不再那么当红。志龙和亨敦仍然维持着那有意思的友情,事实上和这位名义上的情敌面对面让崔胜铉感觉很奇妙。


亨敦对权志龙的到来表现出巨大的热情,告诉他他有多想念他,而他今天的任务就是把他赢回来,权志龙只是不停地笑。


他们第一件事就是拿出一个苹果。"我和GD上次在这里做过这个。"亨敦说。"但这次我们要让你们两个试一下。你们在一起表演了十几年,所以让大家看看你们到底有多亲近。"


崔胜铉对于拿一个苹果怎么办毫无头绪,但没关系;志龙准备好了当那个引导者。他们把苹果抵在前额,刚开始很滑稽,因为他们的身高不同,但是还是做到了。接着志龙开始往下移动。他用脸抵着苹果缓慢地滚过崔胜铉的身体,从他的脖子到他的胸膛,然后顺着他的腹沟滑落。


崔胜铉朝亨敦得意得一笑,眨眨眼。亨敦像是被愚弄了一样气得直喘气, Defconn则大笑不止。


当权志龙成功的让苹果滑到崔胜铉的腰上,他直起身,用手接住苹果,红晕爬满他的脸颊。崔胜铉咧着嘴朝他笑,手环过他的肩膀安慰地拍了拍。


他们玩了更多游戏,包括要记起他们歌曲编舞的随机游戏。他们的第一首歌是"Tonight",权志龙的动作还算凑合,但崔胜铉只是傻站在那,跟着感觉略微跳几下。


亨敦笑着叫停音乐。"我看出来你忘了这首歌的动作。"


崔胜铉漫不经心的摊手。"我从来就没有记住过。我只是让其他人跳舞。当进行到不那么困难的部分时,我再加入。"


"你这算什么idol啊?"亨敦大笑。权志龙用手掩住笑容。"好吧。让我们试试另一首。"


但接下来的那首歌和第一次一样。崔胜铉恶搞着动作假装不知道该怎么跳,随意地跳着太空步,权志龙快被他笑疯了。


"你知道编舞这种东西吗?"


"我知道这个。"接着他指着摄像机转动着手指。其他人都放声大笑,权志龙则把脸埋进了手里,而崔胜铉只是无辜地笑着。


到了访谈的部分,亨敦说,"我必须要问,TOP。你的理想型是什么?"


崔胜铉没有任何的犹豫。"和你一样,"他说。他用手指向权志龙。"我喜欢GD。"


权志龙开始哧哧的笑,眼神飘向角落。 Defconn取笑亨敦。"看起来你多了些竞争者。"


一切都值得,出些洋相,这样嬉闹,只要能让志龙脸红,像过去那样微笑。


 


 


在他们小分队的一场演唱会的途中,崔胜铉被前排一个粉丝举着的牌子引起了兴趣。在换歌的间隙,趁志龙和大家聊着感谢每一位的到来,崔胜铉来到舞台边缘把牌子指给工作人员看。


没过一会,那个饭就将标牌递给保安,接着被交给崔胜铉。崔胜铉朝饭招招手,用口型表示他的感谢,接着朝权志龙走去。


麦克风仍然被举在嘴边,权志龙暼了一眼崔胜铉,接着看向他拿着的牌子,爆发出一阵大笑。崔胜铉只是举着牌子,睁大双眼无辜地看着权志龙。权志龙笑个不停,已经感染了他的全身。他用手背掩着嘴角,崔胜铉等待着,表情诚挚又坦率,他手里的标牌写着,"嫁给我,GD。"


最终,权志龙平静下来,但笑容一点也没有黯淡。他举起麦对着嘴唇,问粉丝,"你们觉得呢?我该答应吗?"


人群喧闹着,崔胜铉上下挥舞着双手示意他们更大声,所以他们这么做了,混合着尖锐的喊声,灯棍在空中坚定地挥舞。


权志龙细细地端详着崔胜铉的标牌,假装在认真地考虑,最终他发出一声夸张的叹息。"好吧。我猜我答应了。"


饭们叫的更加大声,可以说是震耳欲聋,崔胜铉胜利地举起拳头。


 


 


接下来就是表演下一首的时间,他们必须回到自己的位置,但志龙在剩下的演出里一直偷瞄他,崔胜铉用不易察觉的微笑回应他的每一眼。


没有一个饭想过他们看到的那场求婚是真的。


 


 


他们安排了最后一场表演,他们的告别舞台,随着最后一首歌接近尾声,灯光也黯淡下来,权志龙仍然站那。他站在舞台中央,仰着头,眼睛闭着。崔胜铉一开始没有打扰他。权志龙此刻如此的沉醉,脸上散落着留恋,崔胜铉愿意等他。


"你可以改变主意的,你要知道。"崔胜铉最终开口道。"还不晚。"


权志龙接着看向他,露出一个动人心魄的微笑。"不。我热爱这儿。但我更爱你。"


 


 


在那之后权志龙搬了过来和他一起住。崔胜铉的地方更大更隐蔽,所以行得通。但是他们在处理权志龙所有衣服的问题上出现了一点麻烦。


"为什么你要这么多衣服?"崔胜铉问。"这里有几手提箱的衣服你甚至都没有穿过。"


权志龙拽着他拎在胸前的衣服袋,希望崔胜铉赶紧接过它们。"我会穿。总有一天。"


崔胜铉只是盯着他,这算哪门子回答?


"那你呢?"权志龙反击。"你用一整个房间来装你的玩具。"


"是收藏品。"


权志龙嗤之以鼻。"看啊,还有两间空余的房间。你可以用一间来装你的玩具,但那就意味着我可以用另一间来放我的东西。"


那听起来倒是很公平,但,"那等我们有孩子的时候怎么办?她需要一个房间。"崔胜铉这么说是因为这很明显,他知道未来有什么在等着他们,但接着他才回过神,他和志龙从来没有切实地谈论过这个,没有在这方面达成一致。


权志龙嘴唇张开,整个面庞都被点亮。"真的?"


这让崔胜铉有点不好意思。"嗯。"


接着权志龙就把包扔到地上,跳到他身上。他拽过他的嘴唇贴上去,像一个新的开始那样吻他。"我爱你。我简直爱死你了。我要你现在立刻上我。"


崔胜铉托住他,努力把他圈在怀里。"呃..你知道我们不能通过那样得到一个小孩,对吧?"


"闭嘴。"权志龙说,手强硬地扯开崔胜铉的腰带。


 


 


事后,他们赤裸着依偎在床间,权志龙不停地叨叨着,"你的玩具要搬走。我们需要空出一个房间。"


崔胜铉忍俊不禁。"把你的衣服拿走。"


"我不想。"权志龙抗议。


"你想要个小女孩,对不对?"他故意捉弄他。"我们越快空出地方,你就能越快有一个。"


权志龙闷闷不乐的盯着他,露出不情愿的神色。"好吧。"


但是隔天,崔胜铉请人来清理了他的大部分玩具。志龙已经舍弃的够多了,崔胜铉不会再让他放弃任何东西。


 


 


他们的照片最终泄露了出去。不是被Dispatch或其他媒体;他们坚守着他们的道德准则,绝不曝光任何不想曝光的人。


是饭们。他们没有任何恶意。他们只是看到权志龙和崔胜铉在一块时太过兴奋。他们开始讨论权志龙总是出现在崔胜铉的别墅,他们看起来像是住在一起。那些权志龙深夜进入别墅直到第二天中午才离开的照片。他们共进晚餐,一起遛狗,在权志龙的家庭别墅过夜的照片。


崔胜铉和权志龙没有直接承认,但,也没有掩藏。很快这成为共识。每个人都心照不宣。


一开始,很艰难,面对公众,听着那些风言风语,冷嘲热讽,那些惊讶和公开的厌恶。崔胜铉一天无意间听到权志龙在电话里和 Tablo谈论这一切。


"你是怎么做的?"权志龙问。"你是怎么过来的当全世界都反对你,每个人都恨你?"


当权志龙放下电话,崔胜铉询问他 Tablo说的。权志龙软软地冲着他笑。"是他的妻子。帮着他挺过一切。"


崔胜铉抱住他,发誓要尽自己所能陪他度过。


 


 


一天,权志龙和崔胜铉在一家小咖啡馆的露天桌上,正努力忽视来自别人的注目,这时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走过来询问是否可以拍一张照。这让他们很惊讶,因为已经很久没有任何饭敢接近他们。


"当然可以。"权志龙说。他接过女孩的相机给她和崔胜铉拍了一张照,接着他们交换位置让女孩和权志龙也拍了一张。


"谢谢。"她说着准备拿着她的照片离开。她留给他们一个淡淡的微笑,"恭喜,"接着回到了她的位子。


崔胜铉能看出这对于志龙来说意义有多重,接收到这样一个微小的善意。他越过手握紧他的肩膀,而权志龙回他一个无限温柔的笑容。


 


 


当他们决定收养的时候他们讨论了很久,关于怎样实现。有关是否要在国内养育他们的女儿他们讨论了更多。对于是否搬去一个更开放的社会,一个不会太辛苦的环境确实需要好好想一想。


崔胜铉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想看看未来,去看他们应该做什么决定,但权志龙总是不要他这么做。


"让我们静观其变,"权志龙说。"当时候到了,我们会一起做决定。"


那很公平,崔胜铉想。他们早应该那样开始,一起面对。那会避免很多的不幸。


当杨贤硕开始筹谋他们的另一张回归专辑,鉴于胜利已经退伍,他探听到了一些来自电台的施压。他们说的都大同小异。如果权志龙和崔胜铉能做一些补救,告诉每个人这是个误会,他们就会被允许回归。Big Bang是如此巨大的摇钱树,他们很乐意继续合作。


为了志龙的利益,崔胜铉愿意这么做,但是权志龙不答应。他记得他们拼命隐藏的样子,他不想再回到那时候。


"另外,"权志龙说。"你说的对。我可以有一个秘密的男朋友,但我不可能有一个秘密的丈夫。更别说我们还会有孩子。"


杨贤硕对于他们婉拒邀请大发雷霆,提醒他们他们仍然身负合约。每每说到合同,权志龙就表示自己愿意演出或宣传,只要杨贤硕不再对自己的私生活指手画脚。他们陷入了僵局。


一些他们的日本赞助商比较慷慨,他们仍然愿意让他们在场馆宣传,但杨贤硕对于这些越来越糟的境况感到深深的背叛,他同样堵死了这条路。


所以这便是结束了。权志龙和崔胜铉被默认拉入娱乐圈的黑名单。


 


 


Big Bang 最终解散了。


胜利一手揽着权志龙一手揽着崔胜铉。"太逊了。"他说。"但是我懂。等你们两个收养了小孩,要让我做教父。"


但权志龙撤出他的拥抱,说,"不可能。你永远别想接近我的小女孩。"


胜利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被冒犯了一样,接着转向崔胜铉寻求一些支持。但崔胜铉只是拍拍胜利的脸,让胜利忍不住大笑。"你们会改变主意的,当你们没人照看孩子的时候。"


永裴接受的最艰难。他努力想表现得坚强一些,但眼眶里还是含着泪珠。"不应该像这样结束的。我们应该站在顶峰。"


权志龙点头,但是不能再说什么。


永裴搭着志龙的肩膀,不时地拍他的背。"Big Bang永垂不朽。"接着他试图离开,但权志龙紧紧地揽回他。"GDYB永垂不朽。"


大声努力地缓和情绪。他转向崔胜铉问,"既然你们两个不必再隐藏,那是不是意味着你不会再和我打情骂俏了?因为它开始变得奇怪了。"


崔胜铉哈哈大笑,开玩笑地推着大声的肩膀,而第一次,权志龙笑了,没有一丝嫉妒。


 


 


其他三个人最终推出了一个分队专辑作为Big Bang的主音line推广。 R&B的色彩很重,甚至还包括权志龙作的几首歌,虽然他的名字不在名单上。


大声,永裴,胜利在为了宣传专辑录制一档节目,崔胜铉和权志龙在家的客厅里收看着。


主持人让一些粉丝提问问题,而其中一个想知道,"你认为我们还会看到Big Bang 整体回归吗?"


主持人的表情变得很紧张,因为关于两个缺失成员的话题是禁忌,但节目是直播,所以他只能选择让其余成员回答。


大声在外交上更加老练所以他回答道,"永远别下定论。你只需要静观其变。"


但胜利没有像以往那样掩饰。"如果志龙哥和TOP哥被允许真的结婚,我确定他们会和我们一起回归。"


那赢得的了一大波饭们响亮喧闹的欢呼和主持人紧张吃惊的表情。但胜利毫无愧色。他只是笑着朝观众挥挥手,等着主持人问他下一个问题。


即使这不是个秘密,整个国家到海外都知道,但听到某些人直言不讳地说出来仍然很有冲击性。


"其实..."权志龙说。"没有必要再制造更多舆论。"


崔胜铉只是点点头。


"他不应该点燃饭们的希望。我们都知道那不可能发生。"权志龙叹息。"那只是一个美好的奢望。和整个组合一起最后表演一次。"


崔胜铉移开了视线。他不能承受权志龙眼睛里的悲伤。


 


 


那之后崔胜铉联系了杨贤硕,只是问问,只是想知道,他有没有可能实现。但杨贤硕依旧积蓄着对他们的怒火,对于他们的退出,对于他们毁了他建造的最棒的成果。


崔胜铉恳求他。"只是让他和其他人站在那最后一次。让他好好地告别。"


但杨贤硕是块磐石。"在你们毁了大家的一切之前你们早就该想到过。你们两个太自私了。你们做出了选择,现在就必须自食其果。"


崔胜铉很愤怒。怒火中烧。但他还是鞠躬离开了。


至少他努力了。


 


 


新的组合涌现,新的idol进行着solo,但没有一个像权志龙那样。即使他们开始扩展市场,在美国活动,但没有一个像崔胜铉知道的志龙那样成功。有时崔胜铉会因为那样的认知而心疼。他感觉他囚禁了一只特立独行的鸟,折断了他的翅膀,并且把他关在了笼子里。


有时他会碰见志龙用希冀的眼神在看人气歌谣,但被发现后志龙总是很快的要藏起来。然而,今晚他不够快。崔胜铉坐在他身侧的沙发上问他,"你后悔吗?对于这些结果?"


权志龙为之一滞,半响之后给出了一个诚实的回答。"我认为每个人都会后悔,这很自然。"然后,他迎上崔胜铉的目光,给他一个郑重的表情。"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选择你。"


崔胜铉点头,那并没有让他好过多少。


权志龙清了清喉咙,紧接着,问。"如果角色对调呢?你会怎么选择?我还是你的梦想?"


崔胜铉不止一次想过这个问题,但答案对于他来说容易多了。"你就是我的梦想。"


权志龙一开始真的很触动,但是接着他露出一个坏笑。"真是句好台词。"


崔胜铉因为这紧张气氛的缓解而安心下来。"是吗?"


权志龙笑着点点头。"是呀。"


他挑起眉毛。"好到可以来一发?"他斜扑向志龙,强迫他向后靠,调整着直到他把志龙压在沙发上。


权志龙笑着把腿环到崔胜铉腰上然后把他拉到唇边。他们结合的如此容易,像他们难以忘怀的那首歌。崔胜铉的手伸进权志龙的衬衫,想知道为什么仅仅是一辈子就能感受到这么多的爱。


一切戛然而止当他们听到一些柔软微弱的哭声。


权志龙叹息着松开了崔胜铉,但崔胜铉猛的把他拉回来。"也许如果我们安静一点,她会停下来。"


但哭声变得更大。权志龙轻轻地推下崔胜铉的胸。"我去看看她。"


崔胜铉坐起来让权志龙从他身下出来。他考虑了一会要不要待在沙发上,等志龙回到他身边,但他更想看着他。


他从沙发上起身,走向走廊。等他走进婴儿房,权志龙早就把他们的小女儿抱进了怀里。他在婴儿床边踱着步子,脸上挂着软软的微笑。崔胜铉感到温暖弥散在他整个胸腔,他慢慢地走到权志龙的身旁。权志龙的笑容在看到崔胜铉后变得更加鲜亮。


"不躲啦?"


崔胜铉摇摇头。


"很好。不管怎样,我们两个一起会好些。"接着,权志龙把他们的宝宝抱的更紧些,轻轻地前后摇晃。"Baby goodnight.  Baby goodniiight."


崔胜铉不再为志龙舍弃的一切痛恨自己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即使崔胜铉认为他自己不值得,但他知道这个小女孩值得。


崔胜铉伸出手,他的宝贝抓住了他的手指,这是他的暗示。"  I always love you, girl.”


 


 


主音分队进行着他们的东亚巡演,当他们回到首尔进行终场表演,崔胜铉问权志龙他想不想去看。


权志龙刚开始不是很情愿,但慢慢地他还是点点头。"好吧。"


他们来到演出地点后,到后台看望其他成员。他们希望一切顺利,权志龙整理着胜利的衣领,告诉他注意他的音高。


权志龙和崔胜铉在舞台的一边看着演出,权志龙一直挂着渴望又苦乐参半的微笑。看着其他三个人在没有他们的情况下表演真的很艰难,特别是他们唱到Big Bang的歌,权志龙和崔胜铉部分的声音已经被消掉。


三个人以新专辑的主打曲结束了演出,他们感谢完粉丝的到来就离开了舞台。


权志龙也打算离开,去后台跟其他成员见面,但是崔胜铉的手按住了他的肩膀。"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然后他开始推着权志龙走向舞台。一个工作人员疾步走来递给他们两只麦,接着“Fantastic Baby”调试的的声音在场馆响起。


权志龙坐立不安的看着他,但崔胜铉只是冲他们做了一个手势,"你久违的舞台。"


权志龙的嘴巴难以置信地张开。"真的可以吗?"他小声说。


"你最好赶快出去。"他没有正面回答;这些之后再说。"你快错过出场了。"


一个明亮,美丽的微笑在权志龙脸上绽开,他那些非凡的魅力又一丝一丝的回到他的身上。他举起麦,重新回到属于他的领地。


粉丝们看到他都疯狂了,势若雷霆地尖叫着,让权志龙不得不喊出声。崔胜铉随后跟着他出来,朝着冲他欢呼的饭们招手。接着,他们的三个弟弟加入了他们,五个人在终曲重聚。


之后有很大的代价等着他们,对于工作人员,其他成员,让权志龙和崔胜铉站在台上。但每个人都达成共识,这是值得的,去做一个恰当的告别。


他们都笑着,在表演过程中玩闹,一起跳舞,放声大笑,在仅有的几分钟里尽情挥霍着他们的全部能量。因为这一次,这是最后一次。这次的记忆将一直围绕在他们的余生。


五个成员拉着手,鞠下最后一躬。


崔胜铉将他和权志龙交握的手举到空中,带着胜利的微笑看着彼此。


 


 


Did you ever think we’d make it this far?


 

评论

热度(137)

  1. CaramelJewel茶味 转载了此文字
    还好是HE😭太喜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