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hi

[TG]818生贺 <同居日常三十题>

分手日:

忘记发了。。


·全文1W1纯甜/日常向/清水风


BGM:for him.-Troye Sivan


微博:分手日


 


 


[夏天啊,本来就很适合恋爱。而你正好诞生在流火八月。]


[为生活很累,所以爱情至少要轰轰烈烈义无反顾一次。]


 


 


1


夏天开始了。


 


大学刚毕业的热血小青年权志龙,为了不天天挤公交赶地铁去实习的公司上班,眉头都不皱一下地租下了黄金地段的高层公寓。


 


被爹妈挂了电话以[二十好几应当独立]的理由拒绝垫付房租之后,权志龙只好默默流着眼泪贴上自己第一个月少得可怜的实习工资,外加掏空了小金库,才付上高额的房租。


 


在房地产中介所,权志龙反反复复看了自己手中刚印出来的合租广告,叹了口气才选了一个好位置贴上。


 


没钱真是太痛苦了,权志龙想。


 


 


2


权志龙大汗淋漓地挤着地铁下班后,在公寓电梯上喘了口气打开了手机,才发现有好几个陌生的未接电话和短消息。


 


【你的电话没有人接,我是合租的。有空给我回个电话好吗?】


 


眨巴眨巴眼思量一会儿后才想起几天前自己贴了合租广告,该是有意合租的人打来的。实习转正的节骨眼忙得都昏头了,差点忘了这茬。


 


重拨回去,铃声嘟嘟地响了几声就被接起。


 


“你好?”


 


权志龙稍微愣了愣,电话那头的声音低沉却又清爽,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啊,你好。”权志龙清清嗓子,边迈出电梯边说,“白天真是抱歉,我实习太忙,手机又静音没接到。”


 


“没有关系的,还在实习啊?我也刚毕业。那你现在下班了吗?”


 


礼貌很周到,这给权志龙的感觉很好。加上是同龄人,倒对合租这件事有些期待起来了。


 


“是的,我叫权志龙,请问您?”


 


“姓崔,崔胜铉。”


 


权志龙歪头用肩头抵住电话,拿出钥匙开门,“好的崔先生,今天有点晚了,我明天正好有空,约个地方再谈好吗?”


 


“好。”


 


“那……”


 


权志龙还没有说完就被掐了电话,一脸懵逼。


 


难不成这男人会读心术不成?


 


 


3


实习难得被放了一天假,权志龙当然要睡到日上三竿。只是扰民的门铃声让床上那只炸毛的小狮子起床气很重。


 


“来了来了,谁啊,大清早的……”权志龙本来是睡懵着的,揉着乱毛一开门,后面的话就生生被咽了下去。


 


面前这个身高绝对能压制权志龙一个头的男人,微侧了头发型清爽,剑眉星目。放松地坐在行李箱上眼睛里透着一股子轻快愉悦。


 


“嗨,十一层零四室的权先生。”他露出一个浅笑打了个招呼,丝毫不介意面前这个邋邋遢遢还穿着海绵宝宝睡衣,头发乱蓬蓬的小男人一脸错愕的表情。


 


“……”权志龙机械性把还放在头上的手拿下来,盯着这个颜值满分姿势满分的男人,许久又像只招财猫一样抬起了手,“嗨,崔先生。”


 


 


 


直接提着行李大包小包来别人家里谈合租事宜的,就权志龙二十二年的生活履历来看,崔胜铉应该是前无古人后面也不会有来者的独一个。


 


权志龙碍着崔胜铉还在客厅等,只能草草收拾了自己,泡了两杯咖啡端过来。


 


“昨天我还没有约地方你就挂了,所以……我有点来不及准备。”权志龙四周望望有点凌乱的客厅,一脸尴尬地坐下在崔胜铉对面,有些局促。


 


“没关系,我想着反正最后还是要住在一块儿,不如直接过来谈好了,省事。”崔胜铉喝了一口咖啡,“我不喜欢麻烦。”


 


权志龙敷衍地笑了两声缓解气氛,“还真是不麻烦……那,你是做什么的?”


 


“和你一样,现在也在公司实习。”


 


“哦……其实我也不知道该继续问什么了。接下来和房东签一下合同就可以了吧?”权志龙搔搔头笑得很傻,丝毫不准备掩饰[自己是第一次合租所以什么都不知道]的事实。


 


崔胜铉也笑了,“是的,关于事宜以后我们可以再磨合。不过我合租有两个要求。一,不能带女人回来。二,彻夜不归要告诉对方。”


 


“……就这么简单吗?”


 


“我说过我不喜欢麻烦的,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告诉我,我想我应该不会触及警戒线的。”


 


权志龙白眼都要翻上天也想不出什么东西,最后只好憋了一句——“不要找我借钱,我很穷的。”


 


“……”因为权志龙在思考而端起到嘴边的咖啡差点一抖泼掉,崔胜铉被烫人的咖啡伤了舌头,感到口腔里一阵酥麻,“那,同居愉快。”


 


咦,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奇怪?……不过好像又没什么问题。


 


那么就……同居愉快。


 


 


4


权志龙还是有些迷糊糊的,自己刚起个床,连早饭——或者说是中饭都没吃,公寓里就多了一个男人,虽然不会干涉彼此生活,但是还是感觉有些……新鲜?


 


在客厅盯着电视机发呆的权志龙,不意外地听到了肚子不争气的叫声。


 


啊——好饿——


 


第一个在家里度过的中午,权志龙根本就没考虑到吃饭的问题。平常都是在公司盒饭解决,晚上也是街边买点填饱肚子就回家呼呼大睡。所以还是得出去啊,可是好懒,好想当条咸鱼。


 


肚子又在催促,权志龙想了想敲了崔胜铉的房门。


 


“怎么了?”那张脸其实并不会做太多的表情,礼貌的微笑却已经非常好看。


 


“我要出去吃中饭,你要我给你……带点什么吗?”权志龙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


 


“你不会做饭吗?”


 


“……一个大男人不会做饭很正常啊!”


 


崔胜铉把半开的门完全敞开,一个伸手搂住权志龙的肩,“正好我也不会。走啊,一块儿出去吃。”


 


诶诶诶你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啊——权志龙其实本来准备如是说。


 


不过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闻着他衣服上淡淡的薄荷味,权志龙只是低着头悄悄红了些脸,用蚊子才能听见的声音轻轻嗯了一声。


 


 


5


崔胜铉搬进来已经一个礼拜了,因为上班时间错开,彼此的交集也就仅限于晚上可能会约好一起出去吃顿宵夜。每一次一起吃东西,在权志龙的一再要求下,崔胜铉都还是把皮夹收了回去答应他AA。


 


最近天气很奇怪,一会儿热得不行,一会儿又冷得要在夜里回家时裹紧外套。


 


“阿嚏。”


 


凌晨两点半,权志龙又一次被喷嚏弄得睡不着觉。因为感冒而失眠也是很无奈。在床上坐了半晌,权志龙还是趿拉着拖鞋到了客厅,没开灯就这么坐着。


 


“阿嚏——”


 


崔胜铉的房里面还一直有声音,估计是在看电影吧,不过听着怎么那么像在打游戏?而且BGM还挺熟悉的样子……


 


不知不觉就踱步到了崔胜铉的房门前。踌躇再三,权志龙还是伸手敲了房门,“崔先生,你还没睡吗?”


 


里面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窸窸窣窣一阵后崔胜铉打开了房门,眼睛在黑暗里依旧有神。“怎么了?”


 


“没……我睡不着,问问你——阿嚏——有没有感冒药之类的?”


 


“你感冒了啊?快进来吧,我帮你找找。”崔胜铉直接无视了权志龙摇头摆手的动作,把他扯进了房,灯亮的那一瞬权志龙有些不适应地遮住了眼。


 


崔胜铉走来走去,翻箱倒柜得根本不像刚住进来一样,最后才找到一板药片递给权志龙,“我忘性有点大,老是忘了放哪里。可能刚搬了公寓还不习惯吧。”


 


拿过药片,权志龙站起身来,“大半夜打扰你了,那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诶,等一下。”崔胜铉抓住权志龙的小臂拦下,权志龙不得不站住,他手心里的温度贴着皮肤传过来,温暖有力,“上一次我路过客厅,你电脑正好响着音效,那个游戏我最近正在研究,你好像很会玩的样子……能不能教教我?”


 


“诶?”


 


权志龙看着这一脸别扭又严肃的崔胜铉,不由得噗嗤笑了出来,“好呀。”


 


结果就是,第二天两个人顶着黑眼圈去上班,权志龙感冒更加严重了,崔胜铉倒是一点事没有,笑嘻嘻给帮他打游戏的权志龙递纸巾擤鼻涕。


 


 


6


“崔!胜!铉!”


 


因为一起打游戏两个人渐渐熟起来,虽然崔胜铉也曾经抗议过自己明明比权志龙大一岁应该用敬语,但权志龙用帮他打三个晚上游戏的协议成功宣布抗议无效。


 


此时刚下班的权志龙刚进门就被眼前的惨剧吓了一跳,咬牙切齿地喊着崔胜铉的名字,一脸阴沉地看着面目全非的厨房。


 


“来了。”崔胜铉伸着懒腰从房里出来,看见正瞪着他的权志龙干笑了两声赶紧走过来,“今天下班挺早的啊?”


 


“我觉得我还是加班不回来好了,还能多赚笔加班费。”权志龙丝毫不示弱,仰着脖子眼睛睁得可大,咄咄逼人。


 


“别这样,我只是想试一试啊……”崔胜铉把权志龙推到厨房那块,指给他看那只被另一只大一些的碗反扣盖住的瓷碗,“你看,给你做的宵夜。”


 


“……”权志龙狐疑地走过去,揭开一看,只是一碗泡得有些发软汤汁都所剩无几的方便面。


 


“第一次做,总有些失误的嘛……”崔胜铉在一旁唠唠叨叨替自己解释着。


 


权志龙抽出一双筷子不由得还是破功笑了出来,挑起一筷子面吸溜着吃了下去。


 


“大笨蛋。”


 


“你说什么?”


 


“我说,很好吃。”


 


 


7


权志龙第二次交房租的时候,终于可以抬头挺胸不打蔫了。崔胜铉还挺靠谱的,前一天晚上都不用权志龙开口,就很爽快把一大票子塞过来,顺便带一句——“不用找了。”


 


exm?这分明就是阔少爷的架势啊?同样是苦逼的上班族为什么待遇就差那么多啊?权志龙真想躲在角落里用小树枝画个圈圈。


 


不过话说回来了,有人分担房租经济压力果真小了很多,本来一到月底就空空如也的钱包竟还多出了几张大面值的。


 


“今天晚上有事么?出去吃一顿,我请你。”崔胜铉一向会定时定点出来倒水喝,权志龙停下刷ins抬头问他。


 


“当然没有啊,不过你今天是不是捡到钱了那么大方?”崔胜铉站在饮水机旁边倒了杯水喝下去。


 


“爱去不去。”权志龙又倒在沙发上不愿意理他,丢了个白眼继续玩手机,“能蹭小爷我的饭吃,算你好运了。”


 


崔胜铉没有回房,又倒了杯水走到权志龙的旁边的单人沙发坐下,“那我这算不算小白脸吃白饭了?”


 


“嗯……”权志龙看着崔胜铉的脸,摩挲着下巴良久下了定论,“脸不错,可以考虑。”


 


“那你包养我啊?”


 


权志龙突然被自己口水呛到了,“咳,你说,咳,什么?”


 


“包养我啊。”崔胜铉眨巴眨巴眼一脸无辜,认真地看着权志龙。


 


面瘫时而卖萌真的犯规啊【掀桌。


 


“神…神经病!”


 


 


8


或许是最近尾巴翘得太高,回家还能吃上花了脸的崔胜铉殷勤送上的一碗卖相不算好看的方便面,心情本来好得不得了的权志龙一个不小心,就被炒了。


 


“呜呜呜呜他个死王八蛋敢炒老子……”权志龙接过崔胜铉递过来的纸巾,狠狠地擤了下鼻子,然后把纸用力扔到废纸篓里。


 


“好了好了,工作没了可以再找啊。”


 


“呜呜呜呜你他妈闭嘴我就是不甘心啊……”


 


“好好好我闭嘴。”


 


“呜呜呜呜为什么你工作那么随便啊……”


 


“因为那是我爸的公司啊。”


 


“呜呜呜呜你爸的公司……你爸的……嗯??”权志龙还在哭唧唧,突然就一秒清醒过来显然是受到了惊吓,“你,爸,的?!”


 


崔胜铉点点头,几秒后又觉得不对劲,“你说话好好说,怎么那么像骂人呢?”


 


气不打一出来的权志龙直接一个扑倒(科科)压在崔胜铉身上,将他按倒在地板上作势掐着他的脖子,“你个王八蛋啊啊啊你骗我!”


 


“我哪里骗你了?我在我爸公司实习啊。”崔胜铉也不恼,只觉得现在骑(?)在他身上的暴躁版权志龙,就像他们初遇时那样可爱。


 


权志龙似乎还没意识到他们现在的姿势有多亲密,气乎乎地又被堵得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朝崔胜铉胸口捶了两拳泄愤。“王八蛋!以后别找我打游戏!”


 


虽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但就是生气得不得了的权志龙同学直接回房摔门,任凭崔胜铉在外面怎么敲门也不开。


 


十二点,权志龙开门,发现虽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反正肯定做错了什么的崔胜铉同学就真的席地坐在门口等他。本来有些困意的崔胜铉被这一下吓醒,眼巴巴看着权志龙。


 


“……”权志龙沉默了会儿,说,“给我煮面,饿了。”


 


 


9


一切如常,权志龙也很快找到了新工作。


 


睡不着的时候权志龙还是会裹着条毛毯躲进崔胜铉冰冷的空调房,一玩就是一个通宵。或者有时候不想打游戏,也会无聊到玩起小孩子家幼稚的游戏。


 


“哈哈哈哈你输了,下次你请客。”权志龙咧着嘴笑出一口大白牙,手中摆出的剪刀对着崔胜铉大张手掌出的布。


 


“不行不行,再来。”


 


战过数回合后,崔胜铉已经成功欠下了权志龙接下来一个月的夜宵。


 


不过我们坚信有志者事竟成,崔胜铉同学终于在第不知道多少个回合赢了权志龙一次。


 


“啊……失误失误,说吧,你要什么?”权志龙捧着头懊恼,虽然有些因为失利不开心而噘起了嘴,但还是愿赌服输。


 


崔胜铉手指一勾,“你过来,我告诉你。”


 


“搞什么,那么神秘。”权志龙毫无防备,听话地挪到崔胜铉旁边把耳朵凑过去,“现在可以说了吧?”


 


下一秒,脸颊就沾上了还带着湿意的温润。


 


权志龙一脸不知所措地转头看向崔胜铉,崔胜铉倒是毫不介意地解释说明:“我要的做完了,继续玩。”


 


 


10


最近崔胜铉不和权志龙一块儿玩了,这让权志龙很为不解。毕竟上次那个突发事件自己都没有说什么,他难道倒介意起来了?


 


“崔胜铉今天一起打游戏吗!”


 


“不了,我要出门。”


 


“……去哪儿?”


 


崔胜铉把手机拿到权志龙眼前一晃,“去抓小精灵。”


 


这下权志龙是彻底给崔胜铉的智商跪了,接下来这几天他亲眼目睹了一个西装革履刚下班的男人竟然连鞋都不换吃了几口权志龙特地给他点的夜宵就跑出去,大晚上的借口只是去抓一只精灵。


 


第三天,权志龙实在忍不了了。


 


“喂崔胜铉,今晚带我出去吧,我也想玩。”


 


“别动!”崔胜铉突然喝住想要去厨房冰箱里拿一瓶可乐的权志龙,“站那儿!”


 


权志龙吓了一跳,“啊?干……干嘛?”


 


没两下崔胜铉就急急忙忙跑过来,然后凑近了权志龙,好像根本没看见权志龙已经红成西红柿的脸,嘴里自言自语着:“就这儿,啊,抓到了。诶对了,你刚才说什么?”


 


“崔胜铉你给我滚!”权志龙一把推开几乎要压在身上却不自知的崔胜铉,急急忙忙跑开了。


 


反倒是崔胜铉笑了笑看着权志龙快速逃离的背影没有追上去,“搞什么……”


 


 


11


“喏,给你。”崔胜铉把一袋子书甩到茶几上,玻璃很自觉地发出很大的声响喊疼,同时也让权志龙这个抠门鬼心里揪着疼。


 


“你他妈能不能心疼点茶几啊!用钱买的诶!”


 


“好了好了,”崔胜铉象征性地安慰了一下权志龙,坐下来把袋子打开,“作为上次无意冒犯的赔礼,下班的时候正好经过书店,我就买了一些我认为不错的书作为给你的补偿。”


 


权志龙嫌弃地翻弄了几本,一看题目就把眉头皱了起来,“这都是啥啊。”


 


“精神食粮。”


 


“……”


 


虽然表面很嫌弃崔胜铉送的这些一看就没意思的书,权志龙还是以书很贵的理由把那一打书硬是搬回了房间。随便拿出一本翻阅,文风确实很符合崔胜铉面瘫脸该有的品味。


 


勉强能看懂的权志龙,硬是在一个下午把半打给啃完了。


 


崔胜铉送的,不读浪费,他这么对自己说。


 


不过,到底是前面一个理由还是后面一个理由,就不得而知了。


 


 


 


12


权志龙难得地去撕了日历,这才发现还有将近二十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果然人真的忙起来是会忘记时间的啊,以前有父母和同学给过,这次呢?


 


权志龙不由得看向了在一旁专心玩游戏的崔胜铉。


 


果然有后台就是不用担心生活啊,像自己这种小市民还得在生活的苦海里死死扑腾挣扎,人家早已经超脱泥潭之外了。


 


一心想要再把自己小金库重新填起来的权志龙最近一直省吃俭用,不过幸好有崔胜铉欠他一个月的夜宵,以及多次说是顺手捎来的水果。


 


为了攒钱,就不能随便买东西,就不能养宠物,就不能……


 


“崔胜铉,你什么时候买的狗!”权志龙指着趴在地上的一坨。


 


“捡的。”


 


“不要随便把流浪狗带进来啊!!”权志龙丝毫不掩饰脸上满满的嫌弃之意,“而且,它,很丑!!”


 


被点名的那个人还蹲着举着狗爪子玩得不乐亦乎,“去打过疫苗了。而且哪有啊,你看它丑帅丑帅的。”


 


“嗯,丑帅丑帅的,随你。”权志龙根本无心观察那一大一小,准备绕过客厅回房,“事先说好,你带回来的你养。”


 


崔胜铉把狗带到怀里,摆弄着狗狗向权志龙晃着爪子,“丑随你,帅随我。”


 


“别,别随便把我扯进去啊!”


 


 


13


离权志龙生日还有十八天,阳台上那缸小金鱼也成功烈士捐躯了。


 


“崔胜铉我叫你别养狗你看它把鱼缸打翻了!”权志龙指着崔胜铉怀里那只褶子多到眼睛都看不见的狗呵斥着。


 


不过崔胜铉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你当狗是猫啊?它又不吃金鱼干嘛没事跳上去!”


 


“不管,怪你,你赔我金鱼!这是我唯一买得起的宠物了!”


 


看着权志龙写满了强硬还带着委屈的小脸,崔胜铉也再也没有拌嘴的心情了。“把我赔给你好不好?”


 


……?


 


“你把我当成宠物啊,你看,不用你照顾吃喝拉撒睡,还会带你出去吃东西,多划算。”崔胜铉拉着他向他描绘着未来美好的蓝图。


 


感觉有些怪异,权志龙甩开崔胜铉的手说:“真是的,那把你当什么养啊?”


 


“嗯……兔子。”


 


“兔子?”


 


不过想想他侧过脸嘀嘀咕咕的样子,还真的有点像咀嚼着食物的……肥兔子。


 


 


14


十七天,权志龙迎来一个客人。


 


“嘿。”那个面容姣好的女孩子坐在自己通常赖着的那张沙发上,这么对自己招手。


 


权志龙干巴巴地笑了两声回应,“你们有事就继续忙吧,我回房还有工作要做。”


 


没等他们回应什么,或许是根本不想听什么,权志龙直接把门一甩扑到了床上,抱着一只巨型玩偶捶捶打打。


 


“该死的崔胜铉,明明自己说不准带女人回来,自己先打脸!”


 


“去死吧去死吧!”


 


“你在这咒谁呢?她走了。”门被推开的刹那,权志龙就恨不得打死自己为什么不关门,男人语气中透露着轻松走进来,更让权志龙不爽。


 


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权志龙把玩偶用力往男人身上一砸,“不是你说不带女人回来的?”


 


“那是我姐…拦不住,说要来看看我住得怎么样,刚才想和你解释来着,谁知道你二话不说直接就摔门了。”崔胜铉稳稳地接住那只玩偶放在床边,“怎么,你不开心?”


 


这不是屁话。


 


“明明是你违反公约在前的!”权志龙鼓着张脸,“我只是生气这个!”


 


“你要是生些别的气,我也不介意。”


 


笑眯眯的崔胜铉最后被权志龙踹出了门,不过看上去权志龙应该没事了,崔胜铉也就拍拍被权志龙踹了一脚的那条虽然款式不出奇但是价格不菲的裤子作罢。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15


崔胜铉无意瞄到权志龙给自己的备注,是他懒得出房门,想打权志龙电话叫他给自己点外卖的之后。


 


电话没人接,却好像在客厅响着。到了客厅拿起权志龙的手机才想起他半小时前出去了,丢三落四没带手机。


 


等等,通话界面的备注是怎么回事?


 


【死兔子】


 


崔胜铉直接笑出了大坑。


 


原来他一只没有把自己那些话当成玩笑,而是当真还给自己改了备注。


 


半小时后权志龙回家,匆匆忙忙赶到客厅拿起自己的手机。


 


“崔胜铉你他妈出来给我解释解释这个【帅兔子】是什么情况啊!”


 


 


16


离生日还有十五天的时候两人吵架了。


 


起因就连吵得不可开交的当事人双方都不怎么明白。可能是那是丑不拉几被权志龙赐名为家虎的狗又淘气了,或者是崔胜铉无意之失又让权志龙不开心了,反正就……吵上了?


 


“趁早搬走吧,伺候不起你这个少爷。”权志龙最后如是说。


 


本来没把这次吵架当回事的崔胜铉听到这话,与权志龙你一句我一句拌嘴的兴致也没有了,一言不发地转身回了房。


 


换权志龙呆了。


 


要命,他都说了些什么啊?蜷在沙发上,权志龙难得静下心来好好地想了想这一段日子。什么时候对这个男人的在乎,超过自己的想象了?


 


愧疚和莫名的不舍,让本来只知道上班下班攒钱的权志龙,思想突然变得复杂了一点儿。


 


 


17


不知道什么时候,崔胜铉从房里出来,带上门的声响才让持续呆滞的权志龙回过神来。


 


“你……去哪儿?”


 


等崔胜铉走到玄关处换鞋,权志龙才敢把喉咙里堵住的那句话说出来。


 


“……狗我会送走。”崔胜铉沉默了会儿,把手放在门把手上的时候终于继续说,“我去买方便面,我记得你喜欢的口味,帮你带一点?”


 


突然的一个橄榄枝让本下不来台道歉的权志龙有些发愣,最后也只能目送他关上门,这才记起刚才自己本能地说了个好字。


 


 


18


“还是一份鳗鱼饭?”


 


“嗯。”


 


“下次要不要帮你带那家的寿司,记得你很想吃,我正好下班路过。”


 


“我记得你下班回来的路和那条街是相反的吧?”


 


“要你管。”


 


 


19


夏天感冒那股难受劲真的不是吹的,特别是崔胜铉这个变态,还收走了空调遥控器不准自己开空调,硬是说出点汗才好得快。


 


趁着崔胜铉去上班,请了病假的权志龙裹着一床厚棉被躲到了崔胜铉的房内舒舒服服地吹起了冷气。


 


半梦半醒间被人推醒,睁眼就是崔胜铉一张带着怒气依旧好看到让人嫉妒的脸。


 


“回房间去!”


 


“不去!”权志龙扒着床板死赖着不走。


 


崔胜铉也急了,硬是要把权志龙扒得发红的爪子弄下来,“这一个月你都两次了,再不听我话你这样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哎呀崔胜铉你像个老妈子知道吗?男子汉大丈夫这点小病算什么?”说着权志龙很不应景地吸了下已经堵了的鼻子。


 


“我特地请假回来你能不能配合点儿?”崔胜铉显然也是没有耐心,皱着眉直接把权志龙……抱起来了。


 


一下子被公主抱起来的权志龙着急忙慌的,又怕跌不敢大动作,只能僵硬地倒在崔胜铉怀里,“你,你放我下来。”


 


“吃药,睡觉。”


 


“知道了啊你放我下来。”权志龙好说歹说才让崔胜铉放自己下了地,“对了,你专门请假回来?照顾我?”


 


崔胜铉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支支吾吾地想要敷衍过去。


 


“喂崔胜铉,你不会对我图谋不轨吧?”


 


崔胜铉一呆,没想好怎么回。


 


“算了算了,开玩笑的啦。那我去休息,不过今晚我还要和你打游戏!”


 


“哦……”崔胜铉点点头。


 


 


20


权志龙这个人虽然自己懒,但是还有点儿洁癖。比如客厅那张很宽的沙发,崔胜铉从来没有机会坐一坐。


 


这让万事都要尝试一番才肯罢休的崔大少爷很为不爽。


 


好不容易乖乖休息了一回的权志龙实在热得不行,抱着电脑去客厅吹天花板上的电扇,游戏音效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报复崔胜铉,调得很大。不出多久午觉睡得一头乱毛的崔胜铉就蹬蹬跑出来了。


 


“权志龙你有病啊?”


 


“对啊,感冒,不是你说的吗?”


 


气结的崔胜铉二话不说跑到权志龙旁边坐下,权志龙感到身旁一陷,表情很是奇怪地盯着崔胜铉,结结巴巴地说:“你,干嘛?”


 


“看你打游戏。”


 


“那你坐过去点啊。”


 


“就坐这。”崔胜铉不容置喙地说,然后盘腿一坐,下巴撑着头看权志龙一遍又一遍刷新界面不打,“你倒是打啊。”


 


无缘无故被吼了一下的权志龙一脸茫然地哦了几声,然后在崔胜铉目不转睛的注视下欲言又止认命地开始玩,只不过平时的运气好像一下子离权志龙而去,只一个半小时权志龙就连输了三盘。


 


“怎么了你今天?生病状态不好就别玩了,晚上别来我这了,好好休息吧。”


 


“没、才没!”


 


“我在这影响你发挥了?”


 


“……不知道,估计。”


 


“那我走了。”


 


崔胜铉还真说走就走,权志龙卡在喉咙里的一声挽留还是咽了下去,沙发被压下去的地方一点点恢复,突然有点不习惯。


 


奇怪的是,崔胜铉这一走,权志龙立马又赢了回来。


 


权志龙下了个结论,崔胜铉有毒。


 


 


21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不算很大的客厅变成了两人最喜欢呆着的地方。下了班权志龙喜欢在客厅蜷着看电视,崔胜铉也会在十分钟后从房里出来坐到权志龙旁边。


 


渐渐地,习惯了沙发凹陷下去的感觉。


 


“都十点半了,我要看电视剧,遥控器给我。”权志龙看了眼挂钟,急匆匆坐起来问崔胜铉要他手中的遥控。


 


“不行,等我看完。”崔胜铉目不斜视地把遥控举高,故意欺负权志龙和他有无法逾越的身高差。


 


权志龙嘴上叫嚷着蹦起来,却因为沙发太软一个踩空跌进了男人怀里。


 


崔胜铉好像没有把他放开的意思,他的姿势也因为处于劣势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能起身。


“……崔胜铉。”


 


“嗯。”


 


“我要看电视剧。或者,你先把我放开也成。”


 


“乖,让我看完就给你。”


 


“哦……”


 


 


22


“这次轮到你看重播了吧!遥控器给我!”


 


“不行。”


 


“为什么?上次是你,上上次还是你。”


 


“以此类推,下次是我,下下次还是我。你手短就不要说话了。”


 


“T T崔胜铉你欺负人。”


 


崔胜铉看着旁边还真的假哭起来的人儿,耳边是他乱飞的奶音,还是心软把遥控器丢给他。


 


只欺负你呀,笨蛋。


 


 


23


崔胜铉最近终于忙起来了,离权志龙的生日也越来越近,时光飞逝也只剩下一个礼拜的时光。不过权志龙倒清闲了一些,客厅里崔胜铉正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权志龙想了想还是把笔电搬到了客厅。


 


“你最近很忙。”崔胜铉好像没有理会权志龙的到来,权志龙只好自己开口缓解一下尴尬。


崔胜铉嗯了一声,手在键盘上如飞。


 


“……我回去了。”


 


“坐这。”啪嗒啪嗒的打字声终于肯停下来一会儿,崔胜铉侧头看着想要离开的权志龙,在他准备迈腿的时候止住了他。


 


“……哦。”权志龙又坐回去,崔胜铉又开始敲键盘。


 


在这一曲枯燥无味的音乐中,百般无聊的权志龙点开了因为和崔胜铉争抢遥控器而落下的电视剧。看了眼专心致志的崔胜铉,权志龙还是默默戴上了耳机。


 


当崔胜铉终于忙完伸了个懒腰看向旁边,权志龙已经靠着沙发扶手轻轻地打起了呼噜。


 


小心翼翼地摘下他的耳机关掉视频。突然觉得挺和谐的,挺好的。


 


 


24


权志龙是被浴室里杀猪般的歌声吵醒的。


 


忍住怒火跑到浴室开始砸门,该死的崔胜铉,竟然在洗澡的时候唱野菊花。


 


“崔胜铉你开门啊,你有本事唱歌你没本事开门啊?”


 


水声淅淅沥沥地,然后小下来直到停止。过了几秒崔胜铉就开了门,“干嘛?”


 


“你……”权志龙视线不由得被崔胜铉的身体吸引过去。锁骨满分,肌肉满分,人鱼线……等等,为什么连条浴巾也不围?


 


“崔胜铉你个流氓啊啊啊啊——”


 


那个晚上,权志龙红着脸给崔胜铉受伤的脸上药,在看到他眉骨旁的伤疤时停了一停。


 


 


25


离权志龙生日还有五天。


 


天气不是很好,晚上断断续续地开始下雨,权志龙没有带伞硬是一路淋到了家。


 


被崔胜铉勒令洗了个热水澡后权志龙习惯性地瘫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一个一个地换台。


 


“要不要一起看碟?”崔胜铉拿了一杯温牛奶过来,顺便晃了晃手上的碟片。


 


“什么碟?爱情片先说好不看。”


 


崔胜铉笑了笑把牛奶递给权志龙,自己跑到电视机前换碟片,“我是那种人吗?恐怖片而已,听他们说还不错的。”


 


权志龙一口牛奶喷出来,使劲拍着胸脯顺气。“恐……怖片?”


 


崔胜铉走过来,眼疾手快地把想要跑路的权志龙拦下来,“怕什么?坐下来看。”


 


战战兢兢和崔胜铉一起坐下来,外面的闪电和阵雷时不时透过窗帘吓唬人,让其实不是很可怕的恐怖片变得更让权志龙吃不消。


 


“啊啊啊崔胜铉这个鬼!”


 


“崔胜铉我不看了你饶了我吧T T”


 


“我觉得这个男人肯定是被鬼附身了你说对不对?”


 


最后崔胜铉被权志龙晃得头昏脑涨,权志龙却十分精神,直把恐怖片看成了破案片。


 


“闭嘴。”崔胜铉突然用手捏住了权志龙的嘴巴。


 


软软薄薄的唇瓣捏在手里,还有湿嗒嗒的感觉。被捏成一只鸭子嘴造型的权志龙在看见崔胜铉那双漆黑如黑曜石的眼睛后,呆呆地回望,好像陷了进去。


 


恐怖片还在放着,不过好像没人有心思看了。


 


 


26


“走吧,打游戏去,这个不好看。”崔胜铉第一个反应过来,放下手把电视机一关。


 


权志龙如只懵懂的小猫儿只知道点头,跟着那个人走。


 


第二天权志龙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崔胜铉的房间,被子好像也是崔胜铉那盒不常抽的薄荷烟的味道。


 


崔胜铉早已经离开,床头是一份还冒着热气的早餐。


 


 


27


“我记得我睡在了电脑前啊?”


 


 


28


“崔胜铉我发现了攻占新副本的窍门,今晚我们去打吧。”


 


“你帮我打就好了,我要睡觉。”


 


“别扫兴嘛,我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激动得我差点就想翘班回来了。而且那是双人副本。”权志龙分析得让人折服,“明天我下午的班,而且明天你照理没班哦。”


 


“知道了知道了,那你订外卖,我容易饿。”


 


“这个我早就清楚了,你放心好了,你老是打到一半就去厨房找吃的。”


 


一边吐槽,一边就这么适应和迁就了对方的生活习惯,并且记在心里。


 


 


29


在旁边吸溜着泡面陪自己通宵打游戏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脸上开始冒出了痘痘。冒的位置还和自己一向有的痘痘位置一模一样。


 


那是不是在说,权志龙你,不再是孤单一人了。


 


今天是八月十七号。


 


 


30


下班的时候突然接到崔胜铉的电话,说自己要加班。


 


看了看锁屏上的日期,什么嘛……前几天太忙,昨天打游戏又太累了,就这么磨蹭着忘记和他说自己要生日了,看来这第一次一个人的生日是真的没有挽回余地了。


 


本着不能亏待自己的原则,权志龙还是打包了一个小蛋糕回去。简单到连蜡烛都没有点,权志龙就大口大口把蛋糕吃到只剩几小碎块。叉子戳在松软的蛋糕上,不知为什么就念叨起了崔胜铉。


 


其实崔胜铉什么都没做,就变成了权志龙的批斗对象。


 


电闸突然停掉了。


 


一片漆黑中权志龙慌张地摸手机,听到右边关门的声响一看,感受到蜡烛微微颤抖移动着的光。


 


傻愣着看那本来应该在加班的崔胜铉走过来,然后把蛋糕放在茶几上,蜡焰轻颤。


 


“志龙,Happy birthday。”


 


权志龙傻了,也没注意他有些亲昵的称呼。“你怎么知道我生日?”


 


“租房合同里有写呀,笨。”


 


“那你……还骗我说你加班。”权志龙作势打了崔胜铉一下,鼻子却有些泛上酸意。


 


崔胜铉耸耸肩,“套路而已。”


 


摸了把其实没有流下眼泪的眼睛,权志龙借着微弱的光盯着崔胜铉,双手伸出来,“那礼物呢?”


 


那张本来他独有的,后来变成两人共有的沙发,给权志龙带来的凹陷感又深了些,崔胜铉的脸也越贴越近。


 


他比常人低一些的温度贴在干涩的嘴唇上,轻轻含着下嘴唇吸吮,然后再整个儿吻上。如此拉扯的亲吻让人不由得渴求,把他的脖子再拉下来一点,感受这叫人欲罢不能的亲吻是有多奇妙。


 


出乎权志龙自己预料的,竟然不会介意男人的亲吻,他一直对自己性向搞不清楚,这次是不是说明他是弯的?不,不该是。


 


只是正好,崔胜铉走到他心里,敲开了那扇门。而崔胜铉恰巧与自己是个同性。


 


这就是喜欢的感觉吧,平平淡淡,日久生情。


 


“我想,生日礼物什么的又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干脆把我送给你好了。就像第一次我直接带着行李到这里一样。”


 


吻完的权志龙脸颊浮上好看的粉红色,声音不知怎么就变成了带些撒娇,“还真是不喜欢麻烦。不过你……怎么就知道我会喜欢这个礼物?”


 


“不知道,但至少我喜欢你让我有了些把握。”崔胜铉笑得温柔,眼底的深情如不可探知的一汪湖水宁静又深邃,“十一层零四室的权先生,那你可以喜欢我吗?”


 


权志龙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傻笑。


 


这是他这一生,收过最棒的礼物了。


 


 


 


END。


HAPPY BIRTHDAY GD。



评论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