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hi

xxxHaruHaruxxx:

#国庆七天乐 Day 4



_(°ω°」∠)_一定要赶在12点前发的我…
依旧渣短,无校对…

食色性也(中)





[香料]


“崔先生,您是做什么工作的?上次没好意思问…”


“我啊,”崔胜铉手撑着脸看着权志龙吃。“我是写美食专栏的。”


“哎?那不就是作家?”


权志龙咬着叉子瞪圆了眼睛,可爱得像只小猫,崔胜铉近乎贪婪的盯着权志龙的脸,这个人…有种吸引力,让人忍不住想去靠近再靠近。


“算是吧。”


“嗯?您为什么不吃?”


“我不喜欢这个味道。”


权志龙低下头不再讲话,心里却直犯嘀咕,不爱吃你起什么哄,买别人的蛋糕…


“但是我说想再遇到你,是认真的。”


看权志龙一直低着头吃,都不接话,崔胜铉看不到他的表情。“你生气了?”


摇头。


“那你为什么不理我?”崔胜铉伸手去捏权志龙的下巴。“别低着头,我又没有欺负你。”


权志龙一下子夸张的从座椅上弹起来,撞到了端着水杯的店员,满满一杯水尽数撒在了他的衬衫上。


“对不起对不起!”


“怎么这么不小心,热水吗…”崔胜铉绕过桌子,拿着店员递过来的毛巾帮权志龙擦着胸前的水渍。视线落在他胸前,就再也离不开了…


“还好是凉水…”权志龙接过崔胜铉手上的毛巾。“谢谢,我自己来就好。那个…抱歉,杯子我会照价赔偿的。”


“你、你别管那个了…”崔胜铉别开眼睛,脱下自己的风衣。“穿这个,别感冒了。”


崔胜铉的风衣带着他身上的温度,权志龙觉得,好像一下子有一双手臂拥住了自己,紧接着,那股令人着迷的草木气息,又死死的,占据了他的整个嗅觉。明明周身寒冷,脸上的温度却只增不减。


“明天我来付钱可以吗?”


“可以的崔先生。”


“走吧。”


“去哪?”


“送你回家啊!”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我、我还有工作。”


“你感冒了怎么办?”


“你、你冷吗?”


“这么一说…真有点冷。”崔胜铉缩缩脖子。


“那…”权志龙忽然上前两步,双臂张开。“衣服分你一半…”


崔胜铉忽然语塞,视线条件反射的向下——


白衬衫潮湿地贴在权志龙胸前,甚至能依稀看见胸前细嫩的皮肤,肤色白皙,一对好看的小凸起颜色粉粉嫩嫩,羞怯的若隐若现。


“你…”崔胜铉指着权志龙湿透了的衬衫。


“嗯?啊!!”权志龙顺着崔胜铉的视线向下看,看到自己现在的情况之后…用力裹紧了风衣,脸红到耳根,害羞的蹲下。


“起来了,送你回家。”崔胜铉招手叫来计程车,捏着权志龙的胳膊,不由分说把他往车里塞。


“啊!我、我回工作室就好…”


“地址。”


“我、我没带钥匙。”崔胜铉的手还拉着自己的胳膊,权志龙僵着身子不敢动。


“那去我家。”


“哎???”




[温度]


看崔胜铉一副不容忤逆的样子,权志龙不敢再说话,车里的空间太小,天冷没有开窗,通风更不好。权志龙觉得,车厢里,崔胜铉身上那股好闻的草木气息越来越浓。


甚至化作一双手,在他后颈细细的摩挲。


“到了,下车。”


硬着头皮跟着崔胜铉下车,胳膊还被崔胜铉攥着,权志龙试着挣脱了一下,失败了。


“崔先生…您可以放开了…”


“怕你跑掉。”


“我不会…”


崔胜铉忽然凑过来,伸手从风衣口袋里掏钥匙,他的手在口袋里摸索,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手指碰碰权志龙的腰,站着的权志龙一下子绷紧了身体。


“找到了。”


权志龙觉得自己都要把头埋进风衣领子里了,估计自己现在的脸色一定比昨天新来的红色布料还红…


进了房门,崔胜铉终于松开了权志龙的胳膊。“随便坐。”


“谢谢。”


权志龙坐在沙发最边缘,一副拘谨的样子。一双眼睛却偷偷打量着客厅的陈设。


崔胜铉家一派极简风格,都是偏冷色调,和他的气质很搭,沙发的布料摸起来很舒服,给人很安心的感觉。墙上几幅超现实主义的画,也放得恰到好处。


啊,善良先生,不仅长得好看,声音好听,就连品味都这么好呢…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吧!


崔胜铉拿着热巧克力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权志龙一个劲的摇头,憋着笑强装严肃的把杯子往权志龙跟前一放。“喝吧,暖暖身子。”


“谢谢…”


“要洗个澡吗。”


“不不,不用了…”


“那,换件衣服吧,感冒了怎么办?”


崔胜铉说话时候,视线一刻都不离开权志龙,他喜欢,喜欢看权志龙每个表情。尤其是脸红害羞的样子…说真的,作为一个26岁的人来说,权志龙的长相完全就是个青春期的小男生,眼神又纯净,心思也好琢磨。


无论怎么看,崔胜铉都觉得好喜欢。


“不用了吧…”


“我去帮你拿件衣服。”崔胜铉从沙发上起来,往二楼走。“喝啊,等一下凉了。”


“哦哦!好…”


听着崔胜铉的脚步声上了楼,权志龙松了口气,接着,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


他伸出手,越过自己的杯子,去拿起了崔胜铉的杯子。用指尖轻轻捧着,对着灯光看。看着看着,鬼使神差般,想尝尝…偷偷喝一口,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大概是太投入了,所以权志龙完全没注意到崔胜铉早就站在了他身后。


“权先生,您是不是喜欢我?”



—TBC—

xxxHaruHaruxxx:

#国庆七天乐 Day 3



美食家T✖设计师G
这篇有点长…本来想一天搞定,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希望你们喜欢…


食色性也(上)




[寻觅]


“老大,恭喜你,本月主笔专栏大受欢迎,总编很高兴呢!”


“是吗,那就好。”


“老大,我们庆祝一下啊!”


“每个月都庆祝,你不觉得腻吗。”崔胜铉从转椅上站起来。“大声,今天早点下班吧。”


“嗯…老大,这个…”姜大声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包装好的盒子。“这是礼物。”


“送什么礼物啊…”崔胜铉接过来,三两下拆开了包装纸。“这什么?香水?”


“对啊…之前每个月都是你请我吃饭来着,总编给我涨工资了所以就送你点东西嘛!”姜大声腼腆的笑了笑挠挠头,比起给崔胜铉买东西,涨工资才是最值得开心的事。


“香水…你还挺会选的。”崔胜铉笑笑,往办公桌上一放。“我记得你不喜欢这些花哨的东西。”


“我又不知道送你什么好,去买之后听了别人的推荐就买了这个。”


“ㅋㅋㅋ不错啊,我的助理很用心啊。走吧。”


“老大,我辛辛苦苦挑了好久!你都不用一下的喔!”


“你知道我不喜欢用这个的。”崔胜铉皱了皱眉。“就把它摆在这里当个摆件吧。”


“哎一古你就用用吧~”


“真是服了你…”崔胜铉无奈的打开瓶子,凑近了闻了闻,发现香味并不是那么的让他讨厌。“嗯?味道居然还不错…”


“是吧?我挑了好久来着!”姜大声沾沾自喜的笑着,心里默默感谢了一下帮自己挑了一下午的那个小哥…他说他是干嘛的来着?对了,挑款师?


那天被总编叫去办公室,被夸奖之余,还听到了可以加薪的消息,姜大声挺高兴的,从当了崔胜铉的助理以来,除了拖稿…崔胜铉算一个很不错的上司。所以姜大声琢磨着,给崔胜铉买点什么庆祝一下。


就去了百货商场,去了西装专柜,看了一圈,觉得没什么特点,再看领带,觉得怪怪的,转着转着就到了香水专柜,遇到了一个奇奇怪怪的挑款师。他看姜大声转来转去觉得有趣,就一直跟在他身后。最后才上前搭讪,听了姜大声的描述之后,直接选了这瓶香水。


“满意了吧?”崔胜铉朝手腕上喷了一点,再往耳后擦擦。“现在可以放我下班了吧?”


“嘿嘿嘿,好了。对了老大,我还给你定了街角那家店的蛋糕,你爱吃的那几种,直接去取就好了。”


“omo大声…你真是太能干了!”


姜大声看着崔胜铉冷漠的脸上忽然露出了违和的笑容,觉得浑身都不对劲了。


“好了你快去吧!明天见~”


崔胜铉高兴的拎着包往蛋糕店走,在门口碰到买完东西的客人,一位小姑娘直盯着他看,害崔胜铉以为今天他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大声帮我订了几个蛋糕~”


“哦,他昨天就打电话定好了的!”店员笑着,翻看记录。“芒果慕斯、抹茶千层、草莓芝士…哦,对了,还有香草冰淇淋蛋糕。”


“怎么这么多…草莓芝士我记得之前不需要啊…”


“是这样的,姜先生说,是工作需要。”


崔胜铉翻了个白眼,就知道!姜大声这个视销量如命的工作狂…不会这么轻易掏腰包的!


崔胜铉刚掏钱包准备付钱,就和一个急匆匆跑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先生!”


“没事…”


“那个…我要一个草莓芝士蛋糕…”


崔胜铉看着这个连气都没喘匀先喊着要蛋糕吃的人,有点无语…所以他是有多爱吃?


“权先生,对不起,今天最后一个已经提前预定出去了…”


“啊?还是没赶上么?”


看这个人脸上一下子露出很失望的表情,心里忽然觉得过意不去。


“那个…把我那块给这位先生包起来吧。比起我来说,这位先生可能更需要它。毕竟,美味的东西要和喜欢它的人在一起才更合适。”


“先生,谢谢您!我…”权志龙转过头,刚刚撞到了人家不说,还拿了人家的蛋糕,要好好道谢才行。


可是,这位脾气好的善良先生,也根本没有看他的方向,而是盯着冷柜里的冰淇淋蛋糕出神。好看的手指摩挲着下巴,离得老远都能看到的长睫毛忽闪忽闪,好像香草冰淇淋的吸引力比什么都大。


“那我来付钱好了。”


“哦,已经付过钱啦。权先生这是您的蛋糕。”


“那个…先生,刚刚真是抱歉,我把这个蛋糕钱给您吧?”


“不用了,难得你…对它这么执着。”


“我画图的时候,就喜欢吃点甜食。”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崔胜铉去柜台把蛋糕一提,一双眼睛这才注意看了看这个对草莓芝士蛋糕这么执着的人。


他穿着白衬衫牛仔裤,黑发乖顺的垂下,一张脸干干净净,眼神单纯又清澈。长得像个孩子似的。


“哦,我是做设计的。”


“你看起来…”崔胜铉忽然上前两步,凑近了看。“像个高中生。”


权志龙的鼻息忽然被一股好闻的香水味掳掠,那是一股极具魅力的气息。像是草木气息,又是那么让人着迷。


善良先生的脸…真是很好看…两道浓密的眉英气十足,大眼睛上一层羽扇一样的睫毛,鼻梁高挺,唇线也好看。


“我、我都26岁了…”


“哇,我还以为你19岁哎~”


善良先生的声音,也很好听…


鼻腔里不断涌进好闻的香水味,或者说,香水混合着所谓的荷尔蒙,进了鼻腔,通过胸腔的加温,让权志龙浑身发热。


“我叫崔胜铉。”


“我叫权志龙。”看着崔胜铉伸出的手,权志龙迟疑了一下,还是也伸出手。“很高兴…认识您。”


善良先生,你的手,很温暖。




[气息]


“志龙哥,你在发什么呆。”


李昇炫越过自己的工作台盯着权志龙好久了,他从街角的蛋糕店回来就开始发呆,连平时最爱的蛋糕都没有吃。


“没什么。”


权志龙满脑子都在想,那位好看的崔先生,还有他身上,让自己脸红的那股气息。


“哇…不画设计稿,开始玩速写了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跑到权志龙身后的李昇炫眼疾手快的抽走了权志龙桌子上的画稿。


“哎一古,好帅一个男人啊~”


画稿虽然是简单的速写,却能看出画中人英俊的模样。尤其是一双眼睛,特别有神。


“志龙哥…”


“你不要这个眼神,还我。”


“哥,你这是…一见钟情啊?”李昇炫还不甘心似的又看了一眼。“哥,你的眼光怎么总是这么高?昨天的布料又没看上吧?”


“李胜利,你如果很闲,可以去帮我把布料按色号分一下。”


“我我我很忙很忙!”


权志龙撑着下巴看着窗外,耳边都是崔胜铉醇厚好听的低音,耳朵怎么有点热呢…从工作台可以看见外面的星星,这星星一闪一闪的,好像善良先生的眼神一样好看…


“啊啊啊我是怎么了!”


李昇炫偷笑着看着把头发抓得乱糟糟的权志龙,这是不是代表,他很快能又有一个哥了?


回到家的崔胜铉,开了一瓶红酒,把喜欢的蛋糕一一摆好,把冰淇淋蛋糕放进冰箱。


然后开始发呆。


今天碰到的那个人…莽莽撞撞,但是却讨人喜欢,可爱得很。鼓鼓的小包子脸,一双眼睛带着的那股纯洁劲儿,特别勾人。黑发的样子就像个单纯的高中生一样,就像颗鲜嫩的小草莓,引得崔胜铉特别想去尝尝。


有点懊悔,今天怎么只交换了名字,没有交换联络方式。


叉了一块抹茶千层送进嘴里,平时最爱的抹茶味现在怎么觉得也没有那么好吃…忽然就想尝尝,被权志龙买走的那块草莓芝士,是不是更好吃呢?


雷厉风行,是崔胜铉一贯的作风。


“喂,大声?”


“老大啊…怎么了?我都睡了…”


电话另一头的姜大声,揉着惺忪的睡眼,一手搂过一个哆啦枕着。“我的崔大作家,您大晚上的不好好吃好吃的写下个月的专栏,打电话给小的我…是还有什么吩咐吗?”


“那个…你把那家蛋糕店以后一周的草莓芝士蛋糕都帮我订了,我以后每天去取。”


“啊?那个多难订啊!”


“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


“啊啊啊老大您提点好完成的要求好不好啊!!”


“你想要的那套纪念版哆啦…”


“成交!我现在就打电话!老大明天见!”


打点完蛋糕的事,崔胜铉松了口气,心情忽然又好了,几口把热量极大的蛋糕吃完,美滋滋的去跑步机释放热量。


第二天,权志龙去买草莓芝士被告知已经被提前买走,就是昨天把蛋糕让给他的崔胜铉。


第三天,权志龙依旧是无功而返。


直到周五的下午,权志龙早早就要了咖啡在蛋糕店等着。


下午五点,崔胜铉终于来了。


今天他穿了一件暗红色的长风衣,衬得他人高腿长。好看得让权志龙这个对颜色高度敏感的设计师都挑不出毛病,他好看,好看得让权志龙脑子里冒出好多颜色,每个都仿佛为崔胜铉而生。


“崔先生!”


“嗯?你在啊?”


“那个…”一看到崔胜铉的笑,权志龙忽地红了脸。“崔先生,那个蛋糕…”


“哦?”


“我以为您不喜欢那个的…”


“我是不喜欢,太腻。”


“那为什么…”


“想再遇到你。”


看着权志龙一下连耳根都红了,玻璃窗透过的阳光照在他耳畔,粉嫩嫩的晶莹剔透。


崔胜铉有点口干。


“哈哈哈,开玩笑的,想和你一起吃。”崔胜铉凑近权志龙的耳朵。“肯赏光吗?”


崔胜铉口中的热气呼在权志龙耳朵上,耳道里像是发生了火灾。他好听的声音浮浮沉沉,就是挥散不去。


“好…”



—TBC—

壴丯:

有时候  在生命里

看起来似乎已经无路可走

但其实面前总会有两扇门可以让你选择

《追捕野蛮人》

GANGSTERIAN.:

너와 나 둘이 찌릿찌릿해 yea.

危险的我又沉迷滤镜了。

请自行添加白框内字眼。